快百科 kuaibk订阅大字版

 

 

逃离微信,90后的社交焦虑

有这么一句话形容我们常用的社交软件:QQ上的我查无此人,微信上的我岁月静好,微博上的我放飞自我。而其实以前在微信刚流行的时候,我们的朋友圈其实很大都是展示自我的,可是现在大都数的90已经逃离了微信朋友圈。

谈微信,离不开另外另个社交软件,QQ和人人网。

当年风靡的QQ,最先解决了每一个90后的表现欲和宣泄欲。QQ空间是一个很多元化的存在,多数90后会选择彰显自己的不同,标新立异,撕掉学校里的束缚,在QQ空间里宣泄压抑。QQ火爆跟90后密切相关,被抛弃也跟90后的长大相关。

2011年到2015年之间,是人人网最火爆的时候。人人网是一个非常奇特的存在,它确实在最火爆的时期,演变成了中国的Facebook,成为一个校园的半封闭社区。

人人网满足了90后的表现欲,造出了一部分校园明星,满足了90后们扩大社交圈的需求,也同样填补了大学生们普遍的空虚和孤独。“刷人人”成为每天必备,而又由于人人的关系比微信的全封闭式更为开放,对于非好友也能看到动态。

人人的访问量直接跟校园影响力相挂钩,每个人都对于自身相关的信息高度敏感。这个时候的人人网是一个非常健康发展的社群,人人网社群的崩塌是内外因综合作用的结果,既有微信的普及,90后主力用户毕业离开,也有自身运营和定位的问题。

微信的第一条朋友圈,大部分人都在2013年。那个时候还只有几十个好友,现在都是1000个左右的微信好友,跟当年人人的好友数持平。

虽然好友数相似,但两个平台具有本质上的不同:

微信作为一个即时通讯工具,以及时联系为目的,受众开放,跟我们手机通讯录里的联系人没什么区别,强调的是人和人之间一对一的强社交关系。

人人网的建立基于半封闭社区(校园),维系的社交关系更偏半强半弱。

微信好友加到1000个以后,带来两个问题:

第一,当我有两百好友的时候,每一个人我都能清楚地标出他们在我的社交网络中的位置,而当我有上千个好友的时候,我已经再也不能掌控这个社交网络了。

第二,人人网因为社交功能大于通讯,其半封闭性具有自发的用户区隔。而微信由于其通讯的工具属性,导致联系人太多太杂,社交网络上的每发一条状态背后的不确定性都很高。

每一个人的生活状态都暴露在阳光下,强实名制的特性,使得我们发到朋友圈里的每一条状态,都会被手机背后的一千多个联系人围观,而他们在手机屏幕后面所形成的印象,又会直接反应到现实中。

这个反馈太过于直接和猛烈,相信大部分人在经历过发了一条吐槽,第二天被周边人询问后,都会对昨天发的状态感到羞愧。每个人都是明牌在打,都很在意周边人对自己的看法,最后的结果就是,我要么不在微信上发状态,要么屏蔽别人。

我们不讨论使用微信的60后,70后们,甚至80后,因为他们发布的状态跟90后完全不同。朋友圈里面的长辈,几乎都在发无伤大雅的旅游照片,子女团聚,鸡汤软文,或带有极强的目的性。

而90后是一个极其在意自身个性和形象的群体,主流社群是身边的同龄人,90后发状态更多是为了引发关注,博得眼球,彰显个性。

于是有了分组,有了不看他的朋友圈,有了朋友圈只能看三天,有了屏蔽。

身边很多同龄人的微信都屏蔽了父母,也有很多人因为分组不当,联系人中每一个人看到的朋友圈内容都不同,串供了弄得很尴尬。更多同龄人,不再在微信朋友圈发真实的状态,发的东西越来越圆滑,越来越像段子,从不在微信表达负面情绪,只秀出一个被精心包装过的自己。

于是,朋友圈,在屏蔽了代购后,90后的朋友圈里,剩下里清一色的旅游照、聚会照、音乐分享、实事热点、求投票求关注。

一个最明显的变化是:大家没发现朋友圈里发九宫格自拍的越来越少了么?多亏了那些“怎么看待那些每天在朋友圈发自拍的人”的热门讨论啊。

以前我们觉得朋友圈好多人很矫情,发状态不厌其烦,出个门吃个饭都发,多大点事都要发朋友圈。后来我们在朋友圈看不到这样的真实状态了,很多人发朋友圈的频率从三天一更变为一周一更,变为一月一更。

微信的很多功能开发出来后,看似只是一小步,但在强社交关系中都可以引发极大的效应。只能看三天的功能出后,周边很多人都想设三天,但又不敢设置,担心被身边的人质疑动机,带来的结果就是,很多状态发了几天之后,再设置为只有自己可见,用这种阅后即焚的方式,保护自己的同时,避免周边人的误解。

让用户每加一个联系人都要考虑要不要分个组,每次回看自己的状态都加几个锁,这种焦虑的状态,恐怕用户已经没有什么意愿去发声了。

我们应该认真地思考,现在的微信,究竟在为90后解决社交需求,还是是在强化90后的焦虑感,推开我们90后用户?

微信在刚开始时被定位成即时通讯工具,但贪多求大,试图通过紧密的即时通讯关系绑住用户,集合所有用户的社交场景,让用户离不开微信,让用户把所有的社交关系都放到微信上,让微信替代用户的一切需求,让用户没有动力去点开其他的社交软件。

可惜,一个汇聚所有的社交关系的软件本身对于用户就有极高的负担,所有的关系都在微信上,我仿佛受到了无数双眼睛的监视。参考国外的案例:同样是即时通讯,WhatsApp只有通讯功能,而作为社交网络的Facebook和Instagram却可以对陌生人设置Private Mode,用户主动对好友进行区隔,不加你好友也不会怎么样。

更何况,国外用户的心态跟中国用户完全不同,中国这批90后还没开放到那个程度,用户在意自己在人前的形象,不敢轻易颠覆。

这就导致了第二类社交软件的出现和风靡,匿名或半匿名社交软件。

泛90后用户需要更多微信之外的软件,逃离这个汇聚了我所有人际关系的牢笼。我们渴望在更自由的平台发声,渴望我们一时冲动的宣泄不会引发任何后果,渴望更干脆和就事论事的关系,而不是微信所代表的的社会,想对那些不那么熟却爱下定义的人说关你屁事。

微信已经发展到这么大的体量,要改变是极为困难的事,我们不能指望微信朋友圈能变革成半封闭半公开的信息流模式,也很难改变目前这种很没有效率的,按时间刷新的朋友圈模式。任何产品在定位之初,就已经考虑清楚了这款产品最在意什么?可以牺牲什么?

但有一点可以改变的,就是能不能不要把所有微信登录的APP都视为微信好友可见。

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是全民K歌,唱歌本身就是抒发压力的方式,如果我录歌的时候还不能自由自在地唱,还要在意朋友圈里那些不熟的人随便点进来都能听到,通过我发的歌分析我的状态,然后颠覆对我的观感,岂不是太可怕了。

尽管全民K歌是一个不错的软件,但自从点进去了以后,发现朋友圈里面人完全不一样的一面,决定还是放弃微信朋友圈这么多的粉丝流量来源,继续去维系陌生人粉丝的唱吧了。

其他软件也是如此,希望我们内心的空间能够被保护,希望90后有这样垂直的社区,得以表达真实的自己,得以发掘更丰富的社交圈层,缓解微信带来的焦虑感。在如今的状态下,虽然逃离微信不可能,但不排除我们把微信当做一个彻头彻尾的通讯工具。

既然微信加好友不完全遵循自己的意愿,不排除我们把联系人当成手机通讯录。一切痛点,自然有更合适的产品去解决。

朋友圈里再热闹的事情,与我无关。不如打开其他的App去开辟新一篇天,甚至丢下手机,不再宅在家里,现在线下体验馆一个个做的都那么好,常常一待就是一天,孤独和空虚感消失了,线上社交还有那么成瘾么?

 

搜索建议:逃离微信,90后的社交焦虑  社交  社交词条  焦虑  焦虑词条  逃离  逃离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