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百科 kuaibk订阅大字版

 

 

新西兰毛利战舞代表着什么意义?为何能用来祭奠死者,还能追

说起毛利战舞,相信很多小伙伴们都会有一个同样的感受了,那就是震撼。毛利战舞是新西兰原住民毛利人的民族舞蹈,适用于很多种场合。在2017年男篮世界杯中,新西兰篮球队开场就来了一段毛利战舞,把美国球员都给看懵了。尽管最后新西兰还是输掉了比赛,但是毛利战舞却是意外的走红了。那么"毛利战舞“究竟蕴含了什么意思?它又隐藏了哪些民族文化呢?接下来我们就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我们最熟知的毛利战舞,被毛利人称为"haka",是一类传统的民族舞蹈。

表演人员在舞蹈时需要剧烈且有节奏的抖动,包括大幅度摇摆、拍打胸部、大腿以及挥舞双手等。

在某些情况下,这支舞蹈还要伴随着凶猛的面部表情(瞪眼、吐舌头)以及大声的嘶吼。

通常,“haka”会在部落战备的时候出现,但它也可以由部落的男性和女性共同表演,而且不同的战舞在毛利人文化中还发挥着不一样的社会功能。

以“haka”为代表的毛利战舞,起源于毛利人的古老传说。

相传,太阳之父“Tama-nui-te-ra”和他的妻子“Hine-raumati”(负责掌管夏天的神话人物)在经历一段甜蜜爱情后,产下了一个名叫“Tane-rore”的男孩。

但太阳之父的妻子在分娩后就死去了,所以男孩为了祭奠母亲,会在炎热的夏天里舞动身体,通过感受身边的热流,就好像母亲又重新回到了自己身边。

为了歌颂这种美德,古人们将这种舞蹈记录了下来,称为“te haka a tane rore”,这也是战舞“haka”名字的由来。

此后,毛利人继承了这种轻快的舞蹈,用来表达自己的思念、尊重以及感恩之情。

所以,根据毛利人的这种观念,“haka”战舞实际上在生日、婚礼、葬礼以及其他一些庆祝活动上更为常见,它有时也被用作部落身份的象征。

而且,战舞“haka”并不是只有一种固定的舞姿,历史上最著名的“haka”名叫“ka mate”,是由毛利人首领Te Rauparaha于1820年创作的。

20世纪初,它被纳到了新西兰橄榄球联盟的赛前仪式中,逐渐被全世界所熟知。

还有一种有趣的毛利战舞被称为“ manawa wera”。

它被用来嘲讽那些落败而归的士兵——当战败的士兵们返回村庄时,他们会遇到一群主要由妇女组成的队伍,这些女人会穿着破旧不堪的衣服(主要是麻布和尘土),在士兵面前跳跃,并发出最痛苦的呼噜声,同时翻出白眼,以讽刺士兵懦弱的表现。

此外,与人们对传统战舞的理解不同,“haka”在毛利人的世界里常被当做娱乐活动来进行,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做游戏”。

例如,“poi”作为战舞“haka”的一个重要分支,就是部落女性首选的娱乐项目。

在“poi”进行的时候,通常每个表演者都会有一个小而轻的球,由水烛的叶子紧紧地包住,再在上边系上一条绳子,附以毛利狗的毛发作为装饰。(后来这种狗就灭绝了)

然后女人们会站成一排,按照“poi”歌曲旋律的各个节点来安排每个动作——或在胸前旋转小球,或在双肩前后。

这种舞蹈常被当做部落里的游戏来进行,是毛利女人茶余饭后的最爱。

然而,在一些古老部落的记载里,早在波利尼西亚的毛利祖先们就已经沉溺于各种形式的游戏中了。

现代毛利人将这些娱乐活动称为““ahuareka”,但在过去,它们被称为“rehia”。而毛利人常挂在嘴边的“Nga mahi a te rehia” meant”就是“快乐的艺术”的意思。

然而,为了能更好的玩耍,毛利人也是费劲了心思。远在新石器时期,他们就独创了一种被称为“The whare tapere”的房子,专门供人唱歌、跳舞和玩游戏。

这种简易的露天场所常被认为是现代剧院的雏形。

其实,毛利战舞“haka”就是古老的“The whare tapere”场所中最普遍和最流行的娱乐形式,也是少数在白人到来后还幸存下来的毛利文化之一。

尽管历史上曾出现了不少种类的毛利战舞,其中一些已经消亡,另外一些又或多或少地带有欧洲文化的特点,但无论何时,这些舞蹈对于观众而言都是赏心悦目的。

因为表演者都会按照既定的节奏掌控自己的动作。他们的四肢、头部、臀部以及身体其他部位都会有规则的律动,既不笨拙也不粗俗,是一种非常优美的舞蹈。

通常,“haka”是为了纪念尊贵的客人或重要人物才会出现,是毛利人最高规格的接待仪式。

但对于年轻女性来说,战舞的存在却更为重要——她们会被舞蹈中表现最出色,最优美的男性所吸引,从而开始一段美好的姻缘。

此外,经过学者考察,除了上述“The whare tapere”的娱乐场所,毛利人还有诸如“Whare tapere”、“Whare potae”、“Whare pora”等一系列专为游戏而诞生的名词。

尽管这些词汇中的大部分都无法找到准确的出处,但我们还是能想象到古毛利人对游戏和舞蹈的那份热爱。

读到这里,我想你已经对毛利战舞有了一定的认识。接下来我们会继续拓展,看看古毛利人的文化中究竟还隐藏了什么秘密。

其实,古毛利人在黑暗中摸索了几个世纪后,几乎把他们看到的一切事物都“拟人化”了。

因此,在广泛而神奇的毛利人神话中,我们发现了大量拟人化的描述。

它们可以是战争、和平、疾病,亦或是天空、地球、太阳、月亮和星星,甚至可以是春夏秋冬四季。

这些眼睛看到的,鼻子闻到的,身体感受到的事物,统统都被毛利人拟人化了。所以才有了前文中的“夏天之母”Hine-raumati,以及“太阳之父”Tama-nui-te-ra。

同样地,毛利人在雕刻、编织等艺术手法上也有这种拟人化设想,而且类似性质的神话也被赋予到了娱乐艺术中——毛利人的游戏和娱乐方式都有他们各自的“神话代理人”,毛利人认为正是这些神话人物的出现,才发明了游戏。

在大多数部落中,代表“游戏之父”的神话人物被称为“rau kata uri”,它同时还是长笛演奏艺术的代表。

然而,在一些更原始的部落中,上述的“游戏之父”则被”Marere-O-Tonga”和”Takataka Putea”两个神话人物替代。

至于为啥有这么多版本的叫法,有些学者认为,是因为在这些人中,有一部分保留了波利尼西亚人迁徙到新西兰前的神话、仪式和传说的最初版本。

值得一提的是,之所以前文中都没有“XX之神”来代表神话人物,是因为毛利人并不想把这些人格化的事物称为“神”(atua),而仅仅它们称为“xx之母”,“xx之父”或“xx起源”。同样地,用“神”这个词来表达“atua”这个神圣词汇在毛利人中是令人反感的事情,他们认为“恶魔”和“atua”更为接近。(“atua”是毛利人特别敬重的一个词汇)

其实,在没有书面语言和文学的种族中,发掘各种各样的游戏和娱乐活动来消磨时间就变的尤为重要。这片土地上的毛利人,虽然在欧洲人到来之前没有文字系统,但他们却有着最广泛的古代传奇、歌曲、民间传说以及其他口口相传下来的知识。这些知识在冬夜或恶劣天气时最受欢迎,被绝大多数部落喜爱和推崇。

但其实它们中的许多故事都是在这些夜晚的聚会上即兴创作的,例如毛利文化中的“古老原始人”——它仿照古代英雄为原型,讲述了人类形态的神居住在孤独的森林深处,然后从附近的村庄里带走心爱女人的故事。而”勇敢的老航海者”一章中——则讲述了老年水手乘着脆弱的船只到达未知海域,在遥远的陆地上看到了奇怪的景色和奇怪的人的故事。

像这样的神话传说在毛利文化中非常常见,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农耕文明在对抗漫漫长夜时产生的艺术情怀和执着精神,这也是毛利人智慧的一种体现。

当然,除了上述的神话传说以及优美的舞蹈外,毛利人对其他方面也很有研究,例如音乐和武术。

在古代,毛利人会用木头和骨头制造出两种不同形式的乐器。前者用嘴来吹响,被称为“koauu”,后者则用鼻子的气息吹响,被称为“pu torino”。

当人们农闲时,年轻人或酋长们就会用这些乐器带领大家消磨时光。随着这些长笛的声音,人们还会自发地为音乐伴奏和歌唱。

还有一种大型乐器名叫”pu-tatara”,它是由一种贝壳和木头制成的长号,长1.5米。

它有时被用来来召集村民开会,还会在战争中被用来召集战斗人员,或警告敌人接近。

此外,尚武的毛利人还建立了许多被称为“Para-whakawai”的武器学校。

这些武术学校一般是指在村广场举行的青年男子会议,目的是为了获取和练习武器的使用方法,而这种练习则被称为“whakahoroo rakau”。

在这里,年轻的毛利人学会了用最古老的武器进行攻击和防守的方法,以及如何运用摔跤等近身格斗杀敌。

值得一提的是,毛利人摔跤时还有个特别恶趣味的事儿:当一个人要参加摔跤比赛时,他会事先往手上吐痰,然后合上双手,重复下面的咒语(karakia),用来加强自己的力量,当然,是否应验就不得而知了。

从今天的文章中,我们不难发现,原本以为蛮荒的毛利人其实在文化艺术的造诣也是很高的。他们的毛利战舞现在不仅传承的十分完好,而且还经常出现在国际大型活动中,俨然成为了新西兰的国家象征。

一支舞蹈就能拥有如此巨大的能量,我想只有毛利人才能做得到吧。

搜索建议:
综合

 大年初一的20种禁忌,事关一整年...

正月初一古称元日、元辰、元正、元朔、元旦、岁旦、岁首、岁朝、新正、首祚、三元或年、过年。自汉武帝太初元年始,以夏历(农历)正月初一为“岁首”(即“年”),年节的...(展开)

综合

 ​秋天养生从冷水浴开始

秋季的自然水温正适合冷水浴。冷水浴有着明显的保健作用,它可以加强神经的兴奋功能,使得洗浴后精神爽快,头脑清晰。可以增强人体对疾病的抵抗能力,被称作是“血管体操”...(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