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百科 kuaibk订阅大字版

 

 

“成年后,我想和你断绝父女关系”

文:壹心理主笔团 | 触角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心理公开课(ID:yixinligongkaike)

有些很亲的人只能在一些特殊的日子被记起,例如父亲

因为父亲节的到来,前两天点开我爸的微信头像,意外发现我们上一次的单独对话,是在3月14号。

没错,3个月前。

由于微信语音无法识别潮汕话,我手动翻译了一下:

要不是这次想问他要什么礼物,我都忘了多久没单独联系他了。翻了近一个月的手机通话记录,没有发现他的手机号码,生为女儿真是惭愧。

疏于和父亲联系,已成为现代人的一个通病。

之前人人网针对离家在外的年轻人做过一次调查,只有44.7%的人与父亲的通话频率是1周1次,有超过10%的人与父亲基本不打电话或半年才打一次。

这样尴尬的困局,和“父亲”这一身份不无关系。

从社会意义上讲,“父亲”这个角色限制了他做一个和子女亲近的人,他只能按照家庭分工和社会期待,去做一些父亲该做的事。

例如,

把时间精力放在外出挣钱,很少能在我们身边陪伴;

爱和情绪很少表达,因此无法被我们看见。

他是我们的父亲,也正因这个身份,

他的确无法和我们那么亲。

 01 

“男主外女主内”

把我们和爸爸变得疏远

前两天看到一个新闻,3岁的女儿患了1型糖尿病,40多万的医疗费让这对农村夫妇难以负担。于是每天妈妈看护孩子,爸爸扮演小猪佩奇在医院外面卖煎饼凑手术费。

比起母爱的贴心,父亲的爱更是一种义无反顾的远程支持。这种“男主外女主内”的分工,是中国大多数家庭的常态。

在新浪网一项近2000人参与的调查表明,有近50%的人表示成长过程中妈妈教育得多,只有28.7%的人表示爸爸会参与进来和妈妈一起教育。

另一面,巨大的社会竞争和养家压力,迫使着这些家庭顶梁柱们把主要精力用于养家,缺乏与孩子的交流。

「男主外」这种默认分工带来的结果,是父亲和孩子的疏离。

调查显示,65.4%的人认为和父亲打电话时没有可以聊的话题,每次打电话和父亲能聊上5分钟以上的人不到一半。

而由于常年的相互冷落,偶尔的破冰也变得尴尬万分。

在开会过程中,JK分享一个亲身经历。

有天晚上他抽空回了趟家,窝在房间里看电影。看到一半爸爸过来敲门,发现他在看电影后就默默地退了出去,JK当时以为没什么事,继续在房间呆着。

等到电影结束后走到客厅,他才发现桌子上有两个啤酒杯和几个空的啤酒瓶,其中一个杯子没有用过的痕迹,显然是为他准备的。

“当时我很愧疚。好不容易回了趟家,爸爸主动准备好了东西后去找我,但我却没有意会到。我们从来没有一起喝过酒,或许他就是想试一试,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我房间门,但被我隐性地拒绝掉了。”

JK说如果换做是妈妈,无论是做什么事都会进门硬拉着我们出来陪她。但父亲做不到。

我们这代人的父亲们,20多年拿着“男主外”的剧本,代价是没时间精力和孩子亲近。以至于到了现在,一句“出来陪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02 

他们的难过,从来不说

除了“男主外女主内”这个观念的绑架,“父爱如山”四字也堵住了父亲情绪

半年前因为发了一篇中年男人的文章,我们在后台听到了一个读者的故事:

直到28岁,她才发现父亲居然也有脆弱的一面。

她的父亲是个生意人。在前年他们所在的行业因为巨大的市场调整走向了衰败。家里面一下子压了满满的货卖不出去,同时又欠供应商很多钱。

当时父亲立马忍痛甩卖转型,四处出去了解行情,拉新的生意。

在那一年里,父亲抽烟的次数多了很多,生活更精简了些,但买烟的开销却增长了好几倍。

到了年底新生意总算稳定下来。父亲请了那些曾给予支持的叔叔们来家里吃饭,在敬酒的过程中居然哭得一塌糊涂,一边抹着止不住的眼泪,一直不断地说感谢大家.....

那是她第一次看到父亲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若不是父亲这次实在忍不住,她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一年他有多难熬。

《生命时报》曾对全国三万多中年人做调查,其中九成以上的人觉得累,有19.47%的人感觉自己快撑不过去了。不少人表示,作为工作和家庭的“中流砥柱”,压力实在太大了。

比起女性通过宣泄来释放情绪,这些当了父亲的中年男性,常常是把情绪压抑下来。这样或许能在短时间让人觉得没那么难过,但长期下来更容易产生情绪调节的障碍。

父亲又有什么办法呢?

父亲的身份,意味着他必须是一座坚强的大山,要努力看起来永远不会有遗憾,不会悲伤。

我们只有闻他身上的烟味浓不浓,才能知道他过得难不难。

 03 

“成年后,我想和你断绝父女关系”

一个国外万人参与的研究表明,对寿命长短影响最大的2个因素,是亲密关系和社交整合。

这里的亲密关系指的是,遇到困难后第一时间能想到依靠的人。例如能借钱的人,能陪你去看医生的人,能安抚你重大悲伤情绪的人。

就目前的现状,我们似乎都不是那个人。

并且由于长期的心理疏离感、无法表达情绪的习惯,父亲也无法向我们开口,要求我们成为那个人。

这样看来,做父亲真的是一个吃亏的事情。

在这里想对那些心甘情愿做父亲的人说,谢谢你肯坚持当那么久的爸爸,但现在我不忍心看你吃亏下去了。

之前在新闻上看到一个事情,父亲实名制登报发""脱离父子关系""声明,之后60年我们不再是父子,你是我兄弟!

在今天的这个日子我也想说,我想跟你断绝父女关系。

我现在能养活自己,你可以不必再为养家牺牲,可以多享受家人陪伴的乐趣,做你真正喜欢做的事情;

我知道每个人都会脆弱,你不必掩盖自己的情绪,放松地向我们索取安慰并不是一件丢脸的事情。

徐静蕾有次接受访谈说到:“25岁以后,我突然越来越想知道‘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在想什么,他怎样去爱一个人。”

而我也希望你能褪去“父亲”的身份,让我们触达到你作为普通人的一面:

你理想的生活是什么,你爱上一个人时是什么样子,你喜欢什么样的相处方式,你度过什么艰难的时刻,而你什么时候需要被安慰......

让我们也有机会,成为你的那个人。

 写在最后 

写完这篇文章后,我想起了一个画面,在很小很小的时候,老爸喜欢在傍晚载着我去田野里,那片田野中间有一道火车会准点经过。

我们俩站在小路边上,看着远方等着火车。那时候我觉得老爸沉默不语、放空着微笑的样子实在陌生。

现在想来,那段等火车的时间,大概就是他为数不多的私人时间。而当时那个看似陌生的样子,才是他真正的自己。

- The End -

搜索建议:
婚姻

 中国古代九大毒药

1、断肠草    断肠草是葫蔓藤科植物葫蔓藤,一年生的藤本植物。其主要的毒性物质是葫蔓藤碱。据记载,吃下后肠子会变黑粘连,人会腹痛...(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