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百科 kuaibk订阅大字版

 

 

亡国之君最后几天是怎么过的?看看崇祯就知道了

历史上的亡国之君,事实上那种醉生梦死、贪图享乐的类型真的是不多,而这种类型的皇帝一般都出现在亡国之前,等到国家传到最后一位皇帝手上的时候,他们纵使有千般才能,到最后其实也没有太大的作用了,这个国家已经是千疮百孔,无可救药了。那么历史上的亡国之君们,生命中的最后几天都是如何度过的呢?一起来看看崇祯死前是怎么过的吧。

天启七年八月十一日甲辰,熹宗崩,由于没有子嗣,朱由检受遗命于同月廿四日丁巳继承皇位,时年十七岁。

次年正月初一癸亥,改年号为“崇祯”。自崇祯元年起,中国北方大旱, 赤地千里,寸草不生,《汉南续郡志》记中有记载:“崇祯元年,全陕天赤如血。五年大饥,六年大水,七年秋蝗、大饥,八年、九年大旱,水涝,十年秋禾全无,十一年夏飞蝗蔽天……

崇祯十三年,长江流域爆发水患,受灾最严重的江南地区沦为泽国;崇祯十四年,全国大旱,各地庄稼颗粒无收;崇祯十五年,多地爆发瘟疫,病死的百姓不计其数……

可以说,此时的大王朝,就像风雨中摇曳的扁舟,无法承受任何风浪。屋漏偏逢连夜雨,不断有流离失所的饥民饿红了眼睛,揭竿而起,各省不断传来民变的消息。为了镇压民变,朱由检首先任命杨鹤为剿匪主将,随即,又更换为曹文诏,后来,又用陈奇瑜,复用洪承畴。

十年内,崇祯频繁更换讨伐农民起义军的将领,其中,许多将领都在镇压民变的过程中表现了出色的能力。然而,此时的朝已危如累卵,军在如野火燎原一般的民变面前毫无抵抗之力,在朝廷多次围剿中,李自成安然无恙,反倒在河南建立了根据地,闯王的势力如日中天。

然而,更让朱由检头痛的是,盘踞在北方的皇太极。

于白山黑水蛰伏了数十年的后金经努尔哈赤经营,大有与朝分庭抗礼之势。随着皇太极屡次进犯北境,军在两线作战中力不可支。史籍记载,此时朝廷每年需要拨付超过两千万两白银的“三饷”,国库早已空虚,经常发生断饷的情况。

由于,没有足够的军饷,军士气大减,不时传来各省守军哗变的消息。朱由检的神经已经极度脆弱,变得敏感多疑,逐渐对朝中百官失去了信任,变得独断专行。崇祯在朝政中屡犯大错,在登基之初朱由检曾致力于铲除专权的宦官,后期又重新扶持了一大批祸乱朝政的阉党。

根据《春梦余录》记载:“崇祯二年十一月,以司礼监太监沈良住提督九门及皇城门,以司礼监太监李凤翔总督忠勇营。”崇祯的身边逐渐聚集了一批谄谀小人,最终,使后金的反间计得逞,袁崇焕惨死在了朱由检的手中。

随着国家形势愈发严峻,朱由检也变得越来越多疑,他以办事不力为由,先后诛杀了七名总督,十一名巡抚。军苦于双线作战,在内外夹击中屡战屡败,朱由检不得不考虑与其中一方议和。然而,该与哪一方议和呢?

闯王李自成身后站着百万饥民,若与闯王议和,朝要拿出的赈济款可谓天文数字。而朝的士大夫又参考了南宋的前车之鉴,坚决反对崇祯与满人议和。崇祯左右为难,始终摇摆不定。朱由检曾试图暗中进行与后金的议和事宜,他采纳了杨嗣昌的建议。

不久,朱由检便决定:派使者前往北方联络皇太极。然而,卢象升听说这件事后,冒死直谏,对朱由检表示:“陛下命令臣督师,臣只知道战斗,不知道投降,若与满人议和,臣唯有一死!”面对不肯屈服的朝臣,崇祯只能打消了议和的念头。

随着战况愈发危机,总督卢象升战死疆场,朝廷再失一员良将,形势愈发不可扭转。崇祯十五年,军在松锦一战中全线落败,锦州、松山全部沦为后金领地,守将洪承畴临阵投敌,北方战线崩溃。

无奈之下,崇祯瞒着文武百官,与兵部尚书陈新甲秘密商议议和事宜。谁知陈新甲的家丁泄露了这一机密,群臣震怒,为了安抚群臣朱由检不得不把陈新甲作为挡箭牌,将其处死以泄群臣之愤。就这样,朝失去了与满人议和的最后机会,一切希望都破灭了。

崇祯十七年,朝面临灭顶之灾,朱由检不得不召集群臣商议南迁事宜,却再次遭到群臣反对,崇祯留着眼泪对大臣们说道:“我绝不是亡国之君,但你们都是亡国之臣。平日里我待你们不薄,为什么值此危难之际,没有一个人支持我呢?”听完这番话,陈演、光时亨等大臣再次劝谏朱由检,最终双方不欢而散。

退朝时,朱由检对陈演、光时亨等人说道:“阻朕南迁,其罪当诛,朕感念你们的功劳,暂且饶了你们这一次。”为了完成南迁,崇祯秘密召见了李睿和左都御李邦华,最终,认为主持南迁工作非大学士陈演莫属。陈演听说这件事后,再次表示不愿南迁,朱由检勃然大怒,当即将陈演免职。

此时的朱由检意识到,在群臣的阻挠下南迁难比登天,继续商讨下去也不会有好结果,于是,便借驸马之口嘱托文武大臣严守京师,并打着御驾亲征的旗号率兵离京。眼人一看便知,朱由检此举是想放弃北京,迁都南京。群臣生怕朱由检离京后,自己变成闯王泄愤的替罪羊,所以,集体来到城门请愿,将崇祯拦回皇宫。

农民军攻陷京城的前三个月,朱由检曾试图做出最后的努力,他号召群臣为军饷募捐,谁知,却没有任何反响。内阁大臣魏藻德仅拿五百两银子含混过关,陈演则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自己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朝臣如此,太监更是一毛不拔,除了太监王之心拿了一万两银子外,其他在宫中捞足油水的太监们抱臂旁观,甚至,有人在宫门前留下顺口溜:“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可笑的是,农民军抓住了这些大臣后,他们立即换了一副嘴脸,将家产拱手奉上。

王之心向李自成交了十万两银子的买命钱,曾在朱由检面前哭穷的陈演也掏出银票四万两。

闯王起义已经持续了十余年,中原各地饿殍遍野,人烟断绝,官道上行人稀少,随处可见散落的白骨。朱由检召保定巡抚徐标询问情况,徐标如是说道:“臣从江淮上京,当今天下惨不忍睹。原来的城池已变成废墟,放眼望去杂草丛生,听不到鸡鸣狗叫,连一个人影都没有,陛下该如何治理呢?”

朱由检闻言提泪横流,他的心中也没有答案,只能祈求于上天。为了祭祀饿死的百姓和战死沙场的士兵,朱由检在宫中设下佛龛,举行法事祈求国泰民安,还颁布“罪己诏”检讨自己的过失,请求黎民苍生的原谅。崇祯十七年三月,大同沦陷,京师告急。朱由检急调吴三桂回防京城,并任命吴三桂的父亲吴襄统领京营。

十五日,大学士李建泰投敌,农民军将京师团团围困。此时,太监曹化淳感慨道:“倘若忠贤还活着,事情肯定不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次日,昌平沦陷,农民军兵临城下,先后攻破了西直门、德胜门,守门将士纷纷投降。当日下午,曹化淳打开彰仪门“一时俱开,二臣迎门拜贼,贼登城,杀兵部侍郎王家彦于城楼,刑部侍郎孟兆祥死于城门下”。

消息传到皇宫后,朱由检已陷入绝望,连饮数杯,喟叹道:“只是苦了这天下百姓。”随身太监劝谏朱由检出门投降,被崇祯一剑砍死。为了保住朱室香火,崇祯命人分别将皇子秘密送出,随后,亲手杀掉了后宫诸妃以及两位公主。

大势已去,崇祯手持火枪,带着几十个太监策马出逃,被乱军的箭矢拦在东华门内,随即转道朝阳门,谁知成国公竟将城门锁死,朱由检不得不转向安定门,此门的守军早已作鸟兽散,大门亦被锁死。为了打开一条生路,崇祯命令太监们用利斧劈门,谁知,始终无法砍出缺口。

次日清晨,京城燃起熊熊大火,崇祯已无退路,只得返回皇宫。虽然天未拂晓,但火光已将天际映得通红,崇祯亦已万念俱灰。

崇祯坐在前殿,命令太监敲钟,召集满朝文武,谁知过了许久竟无一人赶来,崇祯苦笑着说:“大臣们耽误了我,但我却要陪着社稷一起死。我大二百七十七年的基业,在朝夕间土崩瓦解,全都是奸臣作祟所致,否则完全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崇祯带着贴身太监,来到煤山,用一卷白绫为人生画下不完整的句号。农民军攻破皇宫后,并没有发现朱由检的踪迹,经一番搜索后在煤山找到了崇祯的尸首。

朱由检在长袍上留下一封信:“朕在位一十七年,上干天咎,上天为了处罚我,让逆贼攻陷了京城。朕今日一死,无颜面对九泉之下的先祖,所以才摘掉皇冠,用头发遮住脸。朕死之后,任由贼人将朕鞭尸,但不要伤害京城百姓。”

惊闻这一变故,大学士范景文及其妻妾,户部尚书倪元璐与他的一家十三口人,左都御史李邦华,副都御史施邦昭,大理寺卿凌义渠,兵部右侍郎王家彦,刑部右侍郎孟兆祥与其妻何氏儿子孟章,儿媳万氏,左谕德马世奇并其妾朱氏、李氏、左中允刘理顺... ...皆投环自缢而死。

但是,更令人唏嘘的是,当农民军将朱由检的遗体摆在东华门示众时,朝遗臣中仅有三十人跪在地上哭丧,六十人仅跪在地上连眼泪都挤不出来,其余的旧臣睥睨而过,仿佛根本不认识朱由检一般。看到这里,朱由检的一生,是对?还是错?

后人在研究历史人物的过程中难免会侧重于结果,所以将朱由检定性为“亡国昏君”,实际上真的是这样吗?对于即将倾覆的江山,朱由检做了一切力所能及的事,虽说,在此期间曾受人蛊惑做出残害忠良的事,但是,我们并不能否认崇祯为挽救江山所做出的努力。

搜索建议:之君  之君词条  崇祯  崇祯词条  亡国  亡国词条  最后  最后词条  看看  看看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