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百科 kuaibk订阅大字版

 

 

北宋宰相晏殊是个怎样的人?晏殊生平简介

晏殊是北著名政治家、文学家,在仁宗时期担任宰相。晏殊算是神童出身,5岁会作诗,14岁参加科举,高中进士。晏殊为人刚直,作风俭朴,不过脾气有些急躁,据说晏殊做官时,不少百姓都畏惧他的暴脾气,但晏殊有真才实学,此后做出了不少利于国计民生的大事。在《孤城闭》中,是由喻恩泰饰演这样一位特殊的人物,那今天先来个大家做个简单的介绍,看看晏殊还有哪些有趣的事迹。

晏殊是个怎样的人?

有个著名的词人叫晏殊。少而博学,五岁就能文学创作,有“神童”之称。后由江南按府以神童身份推荐,年仅十四岁参加殿试,因表现卓绝,受到真宗赏识,赐同进士出身。待两天后,再次进行诗、赋、论殿试时,一看考题,晏殊立刻上奏,那考题他以前做过,要求从新出题测试。他的真诚与才华让皇上更加地赞赏。

他开始的时候,在国史馆上班。当时的京城的大小官员都是比较喜欢游玩,成为一种时风。大家经常呼朋引伴,三五同好,出沒于楼台歌榭。晏殊因为家境贫寒,就没有条件出去吃喝玩乐,他就在家里带领兄弟们读书学文。有一天,真宗直接点将,让他担任辅佐太子的东宫官。

许多大臣都十分惊讶,因为这个职位,有史以来都是一些比较年长的老资格的人来担任。晏殊当时比较年轻。民间不是有一句话叫“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吗?皇上怎么能够能让如此年轻的晏殊担此重任呢?大家都百思不得其解。真宗就解释说,有一段时间以来,朝中官员们都经常去游玩晏饮,只有晏殊,和晏家兄弟们,在家闭门读书,如此谨慎自律的人,正适合辅佐太子在东宫任职。

晏殊一听,恐怕皇上看错了他,误了辅助太子的大事,急忙解释说,其实我也很爱游玩,只是家里穷,玩不起,才不得不在家里闭门读书而已。真宗听了之后,不但没有取消对他的这职位的作安排,一个劲夸赞他诚实。晏殊年少德高,身居要位却平易近人,名相范仲淹、王安石等皆出其门下,韩琦、富弼、欧阳修等均经他栽培、引荐。晏殊作为一代名相,文学家、政治家,之所以取得这么大的成就,这跟他有一颗至诚之心,做人诚实是分不开的的。

文/明论历史

晏殊生平简介

晏殊以“神童”之名入仕,才华过人,是出了名的“宰相词人”,一辈子富贵风流。晏殊十四赐同进士出身,命为秘书省正字,官至右谏议大夫、集贤殿学士、同平章事兼枢密使、礼部刑部尚书、观文殿大学士知永兴军、兵部尚书。不过他的爷们脾气却鲜为人知,火气大时甚至还有点暴力倾向。

晏殊一直在中央做官,就算到地方上去历练,也是在靠近首都的重要县市,没出过远门。有一次,晏殊被派到陈留(今河南省开封市陈留镇,离当时首都仅40里)去当官,送行的酒席上,官妓唱的歌词有“千里伤行客”一句,晏殊听后勃然大怒,当场发飙:“我平生做官,就没离开过中央500里以外的地方,什么“千里伤行客",你说谁是“千里伤行客"啊?”

某天,晏殊上班路上心情不太好,不巧帮忙提公文包的管家又没有及时赶到,晏殊一时火起,抄起手上的笏板劈头盖脸就把管家给痛打了一顿,打得管家满地找牙。就因为这事,某大臣弹劾晏殊的暴力行为破坏了国家干部的形象,为此晏殊受到行政降级处分。

晏殊当上宰相后,有天一个同事来串门,聊天时晏殊问起对方老家在哪里,同事没细想,顺口回答“固县”。晏殊的父亲叫晏固,按照当时规矩,提及别人祖先或长辈的名号是很忌讳的一件事,弄不好就会得罪人。 出来混必须要做的一个功课,就是把各位老大的祖宗八代查清楚,免得没来由地给自己找麻烦。这同事本来是知道晏殊父亲名讳的,只是一时麻痹大意了,不小心脱口而出。晏殊当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但同事不比自己家里人,总不能武力解决吧? 他只能恶狠狠地说一句:“有你这么办事的吗?"

晏殊喜欢结交朋友,天天在家摆饭局请客,凡是看着顺眼的全拉来鬼混,范仲淹,欧阳修等名流在没闯出名气的时候,都受到过晏殊的提拔。 当时朝正和西夏开战,某天大雪后欧阳修到晏殊家赶场,吃到一半时欧阳修作诗一首,大意是要晏总理多管管边关的事,替领导分忧,这饭局嘛,少开点是不要紧的。晏殊心里好大不乐意,虽然当时没说什么,到了第二天就跟别人发牢骚:“他欧阳修再能写也不是我提拔上来的嘛,要写都不会写点好听的!"

从此晏殊跟欧阳修就不对路了,欧阳修也知趣,他离开京城时写了封信给晏总理,大意是说我办事不周多有得罪,老大您宰相肚里能撑船,多多包涵。晏总理还在饭局上呢,当着客人的面随口吩咐了秘书几句,让秘书给欧阳修回信。客人问:“欧阳修也是名满天下的角色,你回信这么随便,有点草率了吧?”晏殊气哼哼地说:“回复一个咱当初提拔过的门生,已经够给面子了。"

文/糖点娱乐

搜索建议:晏殊  晏殊词条  宰相  宰相词条  北宋  北宋词条  生平  生平词条  怎样  怎样词条  
中国

 范文程是谁?范文程为什么恨明朝?

范文程是明清时期的人物,是一个汉人,但却是清朝的开国重臣,曾一度被看做是当时的文官之首。然而在范文程的眼里,对于亡国的明朝却并没有什么太深厚的感情,相反,他甚至...(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