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百科 kuaibk订阅大字版

 

 

卫青和霍去病在汉匈战争做出了哪些贡献?汉武帝手中的两张

朝和匈奴之间的战役持续了130多年,直到武帝时期军迎来了全面反击,最后成功开疆扩土,重挫匈奴。在这场战役中,有两位将领的名字大家肯定听说过,他们就是卫青和霍去病。卫青和霍去病可以说是武帝手上最厉害的两张王牌,因为正是在他们的指挥下,军才能频频告捷,对于这段历史也是让人感到热血沸腾。下面就来简单讲讲,卫青和霍去病都做出了哪些贡献。

一、武帝对匈奴主动出击

话说大王朝到了武帝刘彻时期,国力日渐强大起来,雄才大略的武帝决定对匈奴出手。

公元前133年,武帝反击匈奴的大幕徐徐拉开,六月,武帝听取了王恢的建议,命雁门商人聂壹以走私犯的身份“亡入”匈奴(间谍呀)。

此时的匈奴首领是军臣单于,聂壹对军臣单于说:“吾能斩马邑令丞,以城降,财物可尽得。”

同时派出骁骑将军李广、轻车将军公孙贺、护军将军韩安国等将领率三十万大军事先埋伏在附近山谷之中,想给军臣单于来个“包饺子”。

军臣单于听了聂壹的鼓动,亲率十万铁骑进入武州塞,但军臣单于放眼一望,看到满山遍野的牲畜,任其自由啃食,却没有见到放牧的人,不由心生疑惑,这怎么可能呢?

军臣单于很精明,命令军队停止前进,派出游骑抓回了一个朝雁门尉史,得知这是朝的诱敌之计,大军早就埋伏好了,静等匈奴入瓮。

军臣单于惊出一身冷汗,立刻命令军队撒退,这朝策划的一次伏击落空。

军臣单于认为这是有天神相助,于是,封这个尉史为“天王”,很慷慨大方呀。

武帝看到诱敌不成,决定主动出击。

公元前129年,以车骑将军卫青出上谷、骁骑将军李广出雁门、轻车将军公孙贺出云中、骑将军公孙敖出代郡,兵分四路出塞,合击匈奴,但计划又一次落空,公孙敖等人的两路兵马根本没有找到敌人,李广部却遭到匈奴伏击,损失惨重,李广本人也成了俘虏(匈奴把李广置于两马之间,李广诈死,半途趁其不备,突然跃起,抢了一匹快马与弓箭,驰骋逃了回来。李广,我心目中的英雄!)。

四路人马,只有卫青(卫青,武帝的小舅子,战神一般存在的人)直捣匈奴老巢龙城,斩杀无数,俘获七百余人凯旋归来,也让武帝第一次出击匈奴挽回一点面子。

二、收复“河南地”

军臣单于没想到被卫青率领的军掏了老巢,损失颇大,不由大怒,集结兵马报复,兵分三路入冦,从雁门到辽西一线展开攻势,一路占领了造阳等地,深入境九百余里,这块土地本来就是匈奴的,是战国时期被燕国占领,如今又回到匈奴手里;一路杀入辽西,斩杀辽西太守,掠走两千余人;一路杀奔渔阳,击伤大将韩安国,迫使军坚壁不出。

武帝面对匈奴入侵作出回应,派卫青、李息率军北出榆林、云中,沿外长城一路向西北行进,直扑匈奴右贤王的驻地高阙,切断右贤王与河套地区的联系,随后突然向南挥师,沿黄河、贺兰山南下,直袭没有任何准备的匈奴楼烦王与白羊王驻牧的河套平原,一击致胜,俘虏五千余众、牲畜百万,也抓获了一些匈奴的探子,“全甲兵而还”,也就是没有损失兵马。

河套地区被称为“河南地”,是匈奴发祥地之一,也是匈奴距离朝统治核心,关中地区最近的地区,战略位置重要。

朝占领河套地区后,不惜代价在此地设置朔方郡,修筑朔方城,又从内地迁民十万徙居朔方郡,充实边境。

此次胜利,是军避实就虚的成场战术,也是王朝第一次大胜匈奴,扬了威,也让武帝有了信心。

朔方郡的建立,也第一次把触角伸到长城以外,把战火引到匈奴境内。

匈奴军臣单于看到自己的“河南地”被朝占领,又气又急,不久就一命呜呼了。

军臣单于去世,他的弟弟伊稚斜成了单于,厉兵秣马,志在收复河套失地。

就在这时,武帝又出手了。

三、战神卫青与霍去病

公元前124年,武帝派卫青统十余万大军,出朔方、高阙、右北平,主动向匈奴右贤王发起攻击。

这右贤王根本就没有想到军来袭,正搂着爱妾狂欢。

卫青亲率三万精骑,昼伏夜出,神不知鬼不觉杀到右贤王王庭附近,然后趁夜色突然发起进攻,右贤王大惊失色,丢下部众只顾自己逃跑,手下部队无人指挥,让卫青好一番收拾,右贤王手下裨小王十余人,连同部众一万五千余人成了俘虏,牲畜损失近百万头。

军几次得手,但匈奴的主力并没有遭受多大的打击。

武帝任卫青为大将军再次出击,然而匈奴有了准备,双方互有得失,打了个旗鼔相当。军斩首一万九千余人,十八岁的骠骑校尉霍去病首战告捷,生擒匈奴相国、当户以下两千余人,被封为冠军侯(荣耀呀)。但西方面有两位将军被匈奴击败而全军覆没,一个是右将军苏建,一个是前将军翕侯赵信。苏建逃回,而赵信被俘投降。

这次会战,与其说是军的胜利,倒不如说是匈奴的胜利,歼灭了写有生力量,并且赵信的投降,让朝兵马的情况让匈奴尽知。

这赵信本来就是投降朝的匈奴人,伊稚斜单于十分重用赵信,封他为自次王(何为自次王,似乎就是地位仅次于单于的王),还把他的姐姐嫁给赵信。

赵信深知军虚实,一下成了单于的姐夫,也是投桃报李,建议伊稚斜单于把王庭北撤,远离军的打击范围。

如若军来攻,必须深入大漠,如此,匈奴兵马可以以逸待劳,各个击破。

伊稚斜单于采纳了这一建议,从此以后,王朝与匈奴之间在蒙古高原的竞争进入相持状态。

然而,令匈奴想不到的是,大王朝出了一个战神霍去病,统率精兵万骑,轻装上阵,直捣匈奴孱弱的西部,深入匈奴腹地,转战六日,过焉支山千余里,阵斩折兰王、卢侯王,生擒浑邪王子,大败休屠王,缴获匈奴祭天金人,斩首八千余。

霍去病所统万骑,仅剩三千人返回。

随后,霍去病又一次出击,转战两千余里,俘虏五王,斩首与俘获三万余。这两次出击,彻底削弱了匈奴右地,也激发了匈奴内部的矛盾,浑邪王与休屠王火迸,浑邪王杀了休屠王,并其所部,投降了朝。

武帝在浑邪王旧地设置了武威、酒泉两郡,为大王朝踏上西域开启了大门。

祁连山地区是匈奴的天然牧场,其支脉焉支山紧扼丝绸之路要冲,据说这里盛产一种植物“红蓝”(一种菊科植物),是匈奴人制作胭脂的原料。

于是,民歌唱曰:“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四、决战匈奴

武帝看到军屡屡得手,决定寻找匈奴主力。

公元前119年,以卫青与霍去病各率五万骑兵,分别出定襄、代郡。

此次出击,王朝做了充分准备,光战马与运输补给的马匹就达二十四匹,另有几十万步兵紧随其后。

武帝希望一举征服匈奴

匈奴伊稚斜单于按照赵信的谋略,把精兵布置在漠北,等待军深入。

卫青部渡过大漠,北上千余里,刚好碰到严阵以待的匈奴主力。

久经战阵的卫青,下令以车环营,然后选五千铁骑挑战,伊稚斜单于以万骑迎战,接近黄昏,两军正杀的难分难解之时,突然刮起狂风,飞沙走石,迎面看不清对方。

卫青抓住时机,果断令两翼出击,迂回包围单于的营地。在狂风飞沙中,匈奴伊稚斜单于惊魂失措,不知道来了多少朝兵马,慌乱中骑上一匹骡子(一匹千里骡呀),在亲信侍卫的保护下,向西北突围而走,而他的军队还在与军战斗,撕杀到半夜,双方才知道伊稚斜这个重要人物跑了。

卫青急忙令轻骑,轻装上阵,火速追击。而匈奴人闻知头跑了,军心溃败,四下奔跑,卫青纵兵追击二百余里,这一阵斩杀,杀俘接近两万,一直追到赵信城(就是那个先降又降匈奴的赵信,仿照城所建的城堡),缴获大量粮食与物资,得到补充后,余下的一把火烧光,凯旋而归。

而霍去病这一路,在匈奴降将的引路下,北上两千余里,越过沙漠,痛击匈奴左贤王,斩俘七千余人,左贤王弃军而逃。

霍去病挥军追到狼居胥山,在主峰上建坛祭告天地,随后班师。

此番漠北大战,军共歼敌九万余人,夺取了阴山以南的所有地区。

阴山以南草原,水草丰美,是匈奴赖以生存的地方,而阴山以北则是一望无际的沙漠与戈壁,根本无法放牧,这就逼迫匈奴背井离乡开始远迁,“是后匈奴远遁,而漠南无王庭”,让大王朝基本解除了匈奴的威胁。

卫青七次出击匈奴,霍去病六次出击匈奴,给予匈奴沉重的打击,也造就了这两个抗击匈奴的将星。

随后,武帝又几次派兵出击匈奴,互有胜负,但王朝掌握了主动权,也让武帝成了历史最著名的帝王。

公元前87年,一代雄主武帝刘彻去世。

作者:陈二虎

搜索建议:卫青  卫青词条  霍去病  霍去病词条  汉武帝  汉武帝词条  手中  手中词条  做出  做出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