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百科 kuaibk订阅大字版

 

 

汉人和匈奴拥有共同的祖先?为何双方还会成为敌人

根据《史记》上的记载,汉族和匈奴原本生活在一起,直到夏朝时期才被分开。等汉人和匈奴爆发大规模冲突时,双方已经分开生活了上千年,这两个民族也早就发展成为了另一个样子。匈奴一直生活在北方草原,气温相对寒冷,而中原无论是地理条件还是气温相对来说都会更好一些。但游牧民族身体应该会更强壮,主要也是因为这两个民族在太长一段时间内缺乏有效的交流,所以彼此变的十分陌生。

匈奴人,他们自称胡人或"天之骄子",匈奴单于曾遣使入汉云:“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不为小礼以自烦。”

虽然匈奴人凶残贪婪,但与华夏民族很可能是同祖同源。

据考证,公元前16世纪,夏王朝灭亡之后,夏朝王族后裔的一支逃到了西北方。《史记》中记载:“匈奴,其先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獯鬻、熏育),居于北边,随草畜牧而转移"。这也就是说,匈奴人的先祖是夏王朝遗民,在向西北迁徙的过程中,他们融合了月氏、楼兰、乌孙、呼揭等二十六个部族,逐渐形成了后来的匈奴人。

公元前九世纪前后,分布于阿尔泰山以东的鄂尔多斯高原的匈奴人,每年秋季都会在鄂尔多斯祭祀龙神,而他们的图腾就是黑龙,这已经无限的接近了华夏民族了。

公元前3世纪,匈奴人统一了北方的游牧部族,匈奴人因此而进入了一个鼎盛时期,具体时间为秦二世元年至汉武帝元朔元年。

鼎盛时期的匈奴汗国疆域辽阔,甚至超过了当时西汉疆域面积。匈奴汗国将国土分为中央王庭、东部的左贤王和西部的右贤王,他们号称拥有精锐的控弦之士三十万,部众无数。匈奴人控制着南起阴山、北抵贝加尔湖,西至里海、东达辽河的广大地域,包括了如今的蒙古国、俄罗斯的西伯利亚、中亚北部和中国东北等地区。

作为农耕民族的天敌,匈奴人自成立之初,就不断对华夏民族进行疯狂掠夺,而当时中国北方的秦、赵、燕等国,被迫修建了5000余里的长城来抵御凶残的匈奴人,同时各种战争不断。

战国末年,赵国名将李牧出动战车1300乘、骑兵13000人、步兵5万、弓箭手10万,大破匈奴十余万骑,从此匈奴十余年不敢南犯。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公元前215年,命蒙恬率领30万秦军北击匈奴,收河套,屯兵上郡(今陕西省榆林市东南),"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

秦朝灭亡之后,匈奴人乘楚汉相争之机迅速强大了起来,即冒顿、老上、军臣三单于的鼎盛时期。

匈奴在西汉初期屡次进犯边境,对西汉政权造成了强大的威胁,汉高祖刘邦亲率32万大军征讨,但在白登山被匈奴40余万骑兵围困了七昼夜,最后只能用和亲换来一时的太平。到了汉武帝时期,西汉经过近70年的休养生息,经济、国力大大增强,这位千古一帝便将对匈奴从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命大将卫青、霍去病发动了漠南之战、河西之战、漠北之战,公元前119年,霍去病更是"封狼居胥,禅于姑衍,登临翰海(今贝加尔湖)",匈奴人自此由盛转衰。

东汉时期,匈奴再次分裂为南、北匈奴,南匈奴投降东汉,而北匈奴则叛服不定。

匈奴在五胡十六国时期建立了前赵政权,并与鲜卑的混血后代建立过胡夏政权,随后被逐渐汉化。北匈奴则因为叛服不定,于公元89年被东汉大将军窦宪击败,班固在燕然山(今蒙古杭爱山)南麓勒石纪功,即著名的《勒石燕然》。此后北匈奴主力被迫远走中亚东欧,而留下来匈奴人则融入了其他各民族之中。

匈奴人虽然很可能与华夏民族同祖同源,但却具有凶残贪婪的天性。

《史记·匈奴传下》中记载,匈奴人在打败夙敌月氏人之后,老上单于用月氏王的头盖骨作成了饮酒器具。此外匈奴人还有猎人头的习俗,他们经常砍下的敌人的头颅,挂在马缰绳上以示夸耀,他们不光对待敌人凶残至极,对待自己人也是毫不手软。在匈奴首领的葬礼上,他们往往会割开其妻子及随从们的喉咙来陪葬,应该说,凶残贪婪就是他们灭亡的主因“天欲其亡、必令其狂”。

匈奴作为一个游牧民族在中国北方消失了,但其姓氏及其文化习俗仍部分保留了下来,蒙古族、突厥族、契丹族等等都是其后裔。

匈奴人在进入中原之后,多以部落或氏族为姓,例如曾经建立大夏国的赫连勃勃,子孙后姓刘,而我国陕北姓刘的很多,其中或许就有匈奴人的后裔。再有如呼延、独孤等复姓,也有可能就是匈奴人的后裔。

搜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