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百科 kuaibk订阅大字版

 

 

巴黎圣母院被烧毁万人瞩目,为何巴尔夏明神庙被炸无人问津?

伊斯兰国这个恐怖组织已经是有段时间没被我们提起了,这就充分说明这个组织现在混的不咋地了。随着中东局势的逐渐稳定,允许伊斯兰国这帮乌合之众折腾打的土地是越来越有限了。这个组织目前就像是里窜作案的黑帮一样,哪家局势不稳定,他就跑到哪里去试运气。如果未来中东彻底没有了冲突,那么伊斯兰国也就走到头了。

伊斯兰国的创始人叫扎卡维,他曾经在基地组织做过基层管理人员,掌握了全套管理技术后到伊拉克创业,组建了一支反美武装,骚扰当时的驻伊拉克美军。驻伊美军不堪其扰,花了很大的代价将扎卡维干掉。在强势的美军面前,反美武装凉了几年,直到阿拉伯之春爆发后再次出山二次创业,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偏远地区占地为王,通过兼并重组创建了伊斯兰国。

就像一个倒闭的公司曾有巅峰期一样,伊斯兰国在2015年达到了它的巅峰状态。那个时候他们的主营业务是倒卖石油和打家劫舍,财务状况非常不错,有钱后满世界招人,到处搞破坏。被他们破坏的不止是当地人平静的生活,连文物也没能幸免。2015年8月份,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引爆了设置在巴尔夏明神庙里的炸药,巨响过后那座神庙变成了一堆碎石。

巴尔夏明神庙修建于公元1世纪早期,距今差不多2000多年,那个时候我们这儿大概是汉朝。神庙最早供奉着罗马帝国和拜占庭帝国的神灵,后来还被用作基督教的教堂。神庙竣工后过了五百年,阿拉伯人这才冲进了大马士革,把伊斯兰教带到了叙利亚。那么对于穆斯林而言,巴尔夏明神庙就算是异教徒留下的遗物了。

既然是异教徒留下的东西,那当然不受待见。两千年下来这座神庙早就不成样子,最初的390根巨型石柱也只留下了7根,虽然只是7根但是依然壮观。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第一次到达帕尔米拉古城的时候,就被壮观的7根石柱给震慑到了。可是在原教旨主义指导思想下,伊斯兰国注定无法容忍这座骄傲的神庙。

在原教旨主义者眼里,其它一切宗教都是异教,对于异教徒的态度看心情而定,心情好的时候就虐待他们,心情差的时候就消灭他们,总之不能友好地相处。在这种指导思想的蛊惑下,作为异教徒遗物的巴尔夏明神庙就遭了秧,于2015年的8月23日彻底从这个地球上消失。

神庙被毁的视频公布以后,舆论那也是一片震惊。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带头谴责,各国跟着集体声讨伊斯兰国的累累罪行。不过普通舆论的反应并不强烈,没有出现特别悲伤的情绪,也没有人捐款要修复它,更没有人说今天都是叙利亚人。那时候叙利亚的内战依然在继续,巴尔夏明神庙似乎很快就被人遗忘了。

和巴黎圣母院失火后得到的关注度相比,巴尔夏明神庙就太让人心酸了。巴黎圣母院被烧的时候,各国政要纷纷停下手头的工作,给法国总统马克龙发慰问电。全球各地的网友含着泪盯着电视屏幕,把哀思发表在朋友圈里。当马克龙提出重建的想法后,短短三天时间就得到了9亿美元捐款,各路修复高手还在摩拳擦掌地等待召唤。

这文物的价值到底该如何衡量呢?如果类似的东西在拍卖行被人买过,那还是可以估个价,但是像神庙教堂之类的东西没法卖,所以到底是距今2000年的巴尔夏明神庙值钱,还是距今850年的巴黎圣母院值钱,这个还真的不好说。可是从它俩被毁后得到的关注和待遇来看,似乎古建筑的价值也可以分个高低,明显巴黎圣母院要更值钱一些。

巴黎圣母院能得到如此高的关注,最重要的原因或许是它生在法国,而不是叙利亚。如果巴黎圣母院在叙利亚被烧掉的话,可能这一次马克龙就收不到那么多慰问电了,朋友圈也不会被这事儿刷屏,想筹钱修复也不太现实。所以文物是不是受待见,跟它在哪个国家有很大的关系。

如果你像局势君一样每天都要刷国际新闻的话,就会发现一个规律:长期盘踞在头条的国家也就20来个。但是在联合国登记注册的国家共有193个,这也就是说只有10%的国家长期活跃在世界政治舞台上,反复引起我们的注意;而其他那170个国家注定是默默无闻的,如果不去主动了解它们,它们很难进入各位的视野。

那么这20多个国家都有谁呢?其中的流量大号当然是美国,其次是经常和美国互动的欧盟国家,更具体地说是欧盟里排在前面的那几个,也就是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等等。另外和美国长期对抗的俄罗斯流量也不错,还有和以上所有国家都做生意的我国也名列其中。

除了上面这些大国和强国外,其它上榜的国家都有蹭流量的嫌疑。和美国关系比较好的国家,因为互动频繁蹭了流量,比如以色列、印度、日本、韩国、加拿大等等。还有一些和美国关系不好的国家,经常相互指责也意外蹭了流量,比如伊朗、古巴、委内瑞拉、土耳其等等。

除了前面这20来个国家以外,其他国家也偶尔出现在头条,但是它们一旦现身,很可能意味着家里出了事儿,要么是军事政变,要么是地震灾害,要么是债务危机,要么是内部冲突。也只有这些事儿才能送它们上头版,可是这些事儿也不能见天发生,所以它们的存在感很低。

如果不是持续6年多的叙利亚内战,如果不是美国和俄罗斯这两个流量大号介入到叙利亚内战,叙利亚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知名度。但是法国就不一样了,它是一个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位于欧洲西部,各方面综合得分在全球名列前茅,是得到过很多赞誉的国家,也是很多网友度蜜月的首选地之一。

因为法国留给外界的印象好,勾得大伙儿心生向往,所以才会花钱去法国旅游,到香榭丽舍大街打卡,去卢浮宫和埃菲尔铁塔拍照发朋友圈。所有被炫耀的都是法国最美的那一面,大量的追捧就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于是法国的美好形象持续扩散,勾引着更多人攒钱准备跑一趟。

法国当然也有很多内部问题,比如大量的非洲黑人在法国定居,引发了民族对立和宗教冲突。巴黎的治安并不好,抢劫和偷盗频繁发生,有些街区甚至滋生恐怖主义。但是这些问题不会改变法国的正面形象,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和影响力大到一定程度,负面新闻是没有生命力的,这大概就是瑕不掩瑜的真实写照。

当巴黎圣母院陷入火海之后,在很多网友的眼里,那个高大上的法国发生了灾难,内心的同情和难过油然而生。很多人并没有去过法国,也不了解巴黎圣母院的历史,但是这不影响他们看到熊熊大火时的悲伤心情。

可是当我们谈到叙利亚的时候,脑海中出现的恐怕不是好的印象。叙利亚政府是一个家族式企业,现在的一把手是一个叫阿萨德的人,他残酷地统治着那里的人民。叙利亚是一个战火纷飞的地方,那里资源枯竭气候恶劣,当地人日子过得艰难。既然叙利亚给人留下了这种印象,那么巴尔夏明神庙被炸毁的时候,大家可能就感觉不到悲伤,甚至是没有感觉。

巴尔夏明神庙和巴黎圣母院都被毁了,可是在舆论上产生了完全不同的结果,这反映的是叙利亚和法国综合实力的差别。法国的综合实力很强,给外界留下的印象美好,在国际上朋友多,于是它家的很多东西也变得重要,就连做它家的文物也将得到更多的关注。

为什么叙利亚给我们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呢?因为媒体对叙利亚的报道一直不太好。在国际新闻的头版内容里,最具影响力的媒体多数来自欧美,欧美国家对叙利亚的报道注定好不了,不是战争就是难民。当那些不太好的报道经常刷屏的时候,大家对叙利亚的整体印象就形成了。

在欧美国家的眼里,和它们不一样的制度就不是好制度,不是好制度就值得批判。一旦有了这个偏见,那么对这个国家的报道就注定好不了。叙利亚就是这样的一个倒霉国家,它留给外界的印象并不好,当巴尔夏明神庙变成一堆石块的时候,大家也就难过不起来。

然而媒体并没有错,它们需要能引起关注的内容保持自己的业务繁荣。被媒体影响的读者也没有错,他们正确地理解了媒体的报道内容。要怪就怪叙利亚自己不争气,怪它不够强大国际地位不够高,可是国家不强大这事儿又该怪谁呢?

搜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