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百科 kuaibk订阅大字版

 

 

丁学良:几次大瘟疫改变西方文明史

人类历史上传染病大规模流行的最重要的渠道有三个

第一个渠道是战争,大规模的征战使得士兵们从一个地方跑到很远的另外地方———今天有的传染病名字仍然保留着战争带来传染的痕迹,像“非洲军团病”就是典型。

第二个渠道是通商,商人们从一个地方到很远的另外地方。

第三个渠道是传教士的宗教活动。

这些都是有规模的远距离人口流动的几种分类。

在公元前431年,开始了西方史上最早的大规模战争之一伯罗奔尼撒战争。这次战争之前,古希腊人从来没有遭到像天花这样的传染病的攻击,虽然那时侯可能已有流感、结核和白喉等病发生。

伯罗奔尼撒战争使得新型流行病从非洲传到了波斯即今天的伊朗一带,再在公元前430年到了希腊。这次重大传染病造成的后果非常惨重,它使得雅典军队的生力军1/4死亡。瘟疫继续在南部希腊肆虐,导致了城邦人口的1/4死亡。

根据修昔底得描述的病人们的惨状,以后的科学家们推断,那场瘟疫有好多种疾病,包括鼠疫、天花、麻疹和伤寒等等。

这次瘟疫造成西方文明史上一次重大的改变。因为雅典本来有称霸整个希腊半岛的雄心———雅典是古希腊所有城邦国中最强大的两个之一———但因为这次瘟疫,死了那么多军队,死了那么多平民,仗也难再大打下去了,雅典就称霸不起来了。

到了公元165—180 年间,在罗马帝国时期发生了另一场非常厉害的黑死病瘟疫———那时候罗马是安东尼称帝,史书称之为“安东尼时期黑死病”———瘟疫在15年左右的时间内导致了罗马帝国本土1/3的人口死亡。

很快,过了不到两代人的时间,到了公元211~266 年间,罗马又遭到第二次传染病的大袭击。这两次瘟疫横行之后,再加上其他一些原因,罗马帝国就衰落下去了。这便造成了西方文明史上又一次重大的改变。

所以,不要看不起小小的病毒细菌,它们把不可一世的罗马帝国折磨得气喘嘘嘘,不堪重击。然后蛮族一入侵进来,它就完蛋了。

到了公元1347 —1351 年间,也就是中世纪发生的那次大瘟疫就更不得了了,整个西欧范围内蔓延黑死病,许多地方1/3到 l / 2 的人口都没有了。那一次造成的惨重后果,影响了西方文明的差不多一切方面。

比如说它带来了宗教的改变。因为当时那么多人痛苦,那么多人死亡,宗教就要对此作出回应,就要找到新的教义来对这种苦难作出解释。那个时期,西欧宗教中死神的形象特别突出,并且艺术也是突出一个“死”字。

再比如说———从社会科学角度看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它导致了农奴的解放。在此之前,农奴不怎么值钱,土地相对更值钱,但因为有1/3到1/2 的人被黑死病扫掉之后,劳动力一下子就变得珍贵了。

据经济史学家North的研究,当时很多土地空出来以后,产权一下子就变得容易界定了:土地无主,谁占了就是谁的了。农奴逐渐获得了自由身份,成为自由劳动者。

这次的影响极其巨大,可以说是造成了西方文明史上另一次重大的全面的改变。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传染病大规模的流行对于人类文明有着非常深刻和全面的影响,它往往比战争、革命、暴动来得还要剧烈,因为它直接打击了文明的核心和所有生产力要素中最根本的———人类本身,打击了他们的身体,也打击了他们的心灵。

再让我们把观察历史的眼光从欧洲转移到世界其他地方,同样有几次大流行病值得非常注意。

待到欧洲近代向外扩张即殖民主义时期,瘟疫造成了全球范围内的不同病毒之间的交流,在这之前病毒还基本上只是在以欧洲为中心的包括接近于中亚地区的陆地上的交流,欧亚之间的病毒交流也受到距离的限制。

到了15世纪左右,哥伦布等人航海的时候,也就是近代资本主义的早期,传染病横行的范围就扩大了。在哥伦布到达美洲之前,美洲的土著印地安人的人口,现在的专家们估计在5千万到1亿之间。在欧洲殖民主义者对美洲扩张过程中,真正因为打仗或屠杀而死的印地安人并不占很大的比例,大部分倒是死于欧洲人带去的天花、麻疹、霍乱、伤寒、鼠疫、流感、白喉等严重的传染病———它们这些杀人魔王使得美洲土著90%的人口毁灭了。

本来欧洲殖民主义者到美洲去以后,发现这个大陆土地如此肥沃,当地土著人口天然就是丰沛的劳动力,谁知道他们自己带去的那些病毒、传染病把当地的经济生力军给毁掉了。欧洲殖民主义者就不得不想另外的办法寻找劳动力,这就引起了大规模非洲黑人奴隶的贩卖,这也是人类历史上一个巨大的制度性的改变。

我们设想,如果印地安人不死于那些病毒,也许零星的奴隶贩卖会有,但绝不会成为后来那么一种规模的制度性的活动。

有很多人问:欧洲殖民主义者跑到美洲去,为什么他们带去的病毒能杀死那么多的本地人,而本地的病毒却没有能够对于欧洲人造成同等程度的伤害呢?病毒不能只“欺负”美洲人啊———注意,任何人口流动尤其是大规模的人口流动都必然引起不同细菌病毒之间的交流,至于细菌病毒交流是否会引起人群的疾病则要视具体情形而定。

中国俗语“水土不服”和“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有着丰富的经验性智慧,也包含了我们这里所讲的病菌交流。

我们再从人类生产和生活方式与病菌存活、传播之间的关系寻找答案的启示。欧洲是人类历史上最早出现农耕文明的地方之一,待到14—15世纪白人殖民主义者从欧洲美洲去的时候,欧洲人种本身已经经历过不知道多少次大大小小的传染病、瘟疫的“洗礼”了:每次疾病大传染都要杀死一些人,使一些较体弱的人成为牺牲品,而存活下来的人就有了免疫力,有些免疫力可以传给下一代。

所以,14—15世纪的欧洲人已经与形形色色的病菌来来回回打过无数次仗了。而美洲人呢?美洲人祖先是在“冰河期”晚期大约1万2千年以前,从欧亚大陆经由“白令海峡”到达美洲的———那时候“白令海峡”是把欧洲美洲连起来的狭长形状的陆地。以后随着气候的变化,海水水位上升,陆地被淹没,使得整个美洲脱离了世界文明的中心,变成独立生长的一个世界。

最早那批过去的人群,慢慢从北美洲蔓延到南美洲,他们的人口压力相对来说很轻,在那个土地广阔资源丰沛的大陆上并没有发展出像欧洲、亚洲这么复杂的农耕文明。他们饲养的动物很少,没有像欧洲那样人跟动物之间有着密切的互动关系。所以那时代的美洲人抵抗力非常弱。欧洲人从欧洲带去的传染病菌对于美洲人的杀伤力,远远胜过美洲本地的传染病菌对于欧洲人的杀伤力。

这之间的“人菌战争”是不对称的,这种不对称正是由于两大洲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在几千年里的不同所造成的。

如果说美洲对于欧洲或世界其他地方有什么“疾病报复”的话,那就是梅毒。梅毒是从美洲传过来的,是西班牙人把梅毒从美洲带到了欧洲欧洲航海者很快就把梅毒带到了远东,先是中国,然后是日本。

日本岛国上原来的传染病是不多的,后来多半是从外部传入的。公元552年朝鲜的佛教传教活动把天花带到了日本———公元700年至1050 年的三百多年间,日本历史上称之为“瘟疫时代”,期间发生过好几次大流行病。

人们认为最重要的是18世纪末英国医生爱德华·琴纳发现了“牛痘”技术对于天花的防御。其实,对天花防御最早的办法可能是中国人发现的,这种方法在公元10世纪的时候,从中国传到中亚,再传到欧洲。但中国是用比较土的办法,成效不可靠,风险也高,而琴纳是用生物化学的方法,可以不断地制造疫苗。

1979 年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天花被彻底消灭,这是人类传染病史上的大事!

即使是到了20世纪初,也还有过两次非常大的传染病流行。一次是1918-1919 年“西班牙流感”,全球有2500-5000 万人丧失生命;再一次是1920 年代昏睡性的“脑炎”———主要发生在欧洲,然后传到别的地方去。迄今为止科学家们还没有一个说法,完全解释这两次大流行病为什么那么厉害。

在这之后,我们晓得,最重要的就是爱滋病、埃波拉病这些东西。可以这样讲,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历史上最重要的传染病之大规模流行,都是人类文明进化带来的。它们是人类文明进程中付出的非常惨重的代价,对人类本身提出了严重的挑战。人类文明每一次战胜了这些挑战,就又获得了更强有力的技术手段和社会组织方式。

搜索建议:文明史  文明史词条  瘟疫  瘟疫词条  西方  西方词条  改变  改变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