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百科 kuaibk订阅大字版

 

 

《汉书》卷八·宣帝纪第八(7)

元康元年春,以杜东原上为初陵,更名杜县为杜陵。徙丞相、将军、列侯、吏二千石、訾百万者杜陵。

  三月,诏曰:“乃者凤皇集泰山、陈留,甘露降未央宫。朕未能章先帝休烈,【一】协宁百姓,承天顺地,调序四时,获蒙嘉瑞,赐兹祉福,夙夜兢兢,靡有骄色,内省匪解,永惟罔极。【二】《书》不云乎?‘凤皇来仪,庶(不)[尹]允谐。’【三】其赦天下徒,赐勤事吏中二千石以下至六百石爵,自中郎吏至五大夫,【四】佐史以上二级,民一级,女子百户牛酒。加赐鳏寡孤独、三老、孝弟力田帛。所振贷勿收。”

【一】师古曰:“章,明也。休,美也。烈,业也。”

【二】师古曰:“省,视也。永,长也。惟,思也。罔,无也。极,中也。帝言内自视察,不敢惰怠,长思正道,恐无其中也。解读曰懈。”

【三】师古曰:“《虞书·益稷》之篇曰:‘箫韶九成,凤皇来仪,击石拊石,百兽率舞,庶尹允谐。’言奏乐之和,凤皇以其容仪来下,百兽相率舞蹈。是乃众官之长,信皆和辑,故神人交畅。”

【四】师古曰:“赐中郎吏爵得至五大夫。自此以上,每为等级而高赐也。五大夫,第九爵也。一日二千石至五大夫,自此以下而差降。”

  夏五月,立皇考廟。益奉明园户为奉明县。【一】

【一】师古曰:“奉明园即皇考史皇孙之所葬也,本名广明,后追改也。”

  复高皇帝功臣绛侯周勃等百三十六人家子孙,令奉祭祀,【一】世世勿绝。其毋嗣者,复其次。

【一】师古曰:“复音方目反。次下亦同。”

  秋八月,诏曰:“朕不明六艺,郁于大道,【一】是以阴阳风雨未时。其博举吏民,厥身修正,通文学,明于先王之术,宣究其意者,各二人,【二】中二千石各一人。”

【一】孟康曰:“郁,不通也。”

【二】师古曰:“究,尽也。”

  冬,置建章卫尉。

  二年春正月,诏曰:“《书》云‘文王作罚,刑兹无赦’,【一】今吏修身奉法,未有能称朕意,朕甚愍焉。其赦天下,与士大夫厉精更始。”【二】

【一】师古曰:“《周书·康诰》之辞也。言文王作法,罚其有乱常违敎者,则刑之无放释也。”

【二】李斐曰:“今吏已修身奉法矣,但不能称上意耳,故赦之。”师古曰:“言文王作罚,有犯之者,皆刑无赦,今我意有所闵,闵吏修身奉法矣,而未称其任,故特赦之,与更始耳。李说非也。”

  二月乙丑,立皇后王氏。【一】赐丞相以下至郎从官钱帛各有差。

【一】师古曰:“王奉光女。”

  三月,以凤皇甘露降集,赐天下吏爵二级,民一级,女子百户牛酒,鳏寡孤独高年帛。

  夏五月,诏曰:“狱者万民之命,所以禁暴止邪,养育群生也。能使生者不怨,死者不恨,则可谓文吏矣。今则不然,用法或持巧心,析律贰端,深浅不平,【一】增辞饰非,以成其罪。奏不如实,上亦亡繇知。【二】此朕之不明,吏之不称,四方黎民将何仰哉!二千石各察官属,勿用此人。吏务平法。或擅兴繇役,饰厨传,称过使客,【三】越职逾法,以取名誉,譬犹践薄冰以待白日,岂不殆哉!【四】今天下颇被疾疫之灾,朕甚愍之。其令郡国被灾甚者,毋出今年租赋。”

【一】师古曰:“析,分也。谓分破律条,妄生端绪,以出入人罪。”

【二】师古曰:“上者,天子自谓也。繇读与由同。”

【三】韦昭曰:“厨谓饮食,传谓传舍。言修饰意气,以称过使而已。”师古曰:“使人及宾客来者,称其意而遣之,令过去也。称音尺孕反。过者,过度之过也。”

【四】师古曰:“殆,危也。”

  又曰:“闻古天子之名,难知而易讳也。今百姓多上书触讳以犯罪者,朕甚怜之。其更讳询。诸触讳在令前者,赦之。”【一】

【一】师古曰:“令谓今诏书。”

  冬,京兆尹赵广汉有罪,要斩。

搜索建议:《汉书》卷八·宣帝纪第八  宣帝  宣帝词条  汉书  汉书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