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百科 kuaibk订阅大字版

 

 

辛弃疾最悲壮的一首词,开篇就让人血脉贲张...

在宋代词坛,能够与大词人苏轼并驾齐驱的,我想,就只有辛稼轩了。同为豪放派的代表人物,苏轼的豪放是“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豁达洒脱,是“谁道人生无再少,休将白发唱黄鸡”的乐观向上,是“一年好景君须记,应是橙黄橘绿时”的温暖勉励。

然而,辛弃疾的豪放中却带着阵阵金戈铁马之声,是一位乱世英雄流着血泪的呐喊,悲壮、有力、震撼人心。在他的词作里,你仿佛可以听到来自遥远时空的厮杀之声:战马嘶鸣、刀光剑影、鼓声阵阵。这样的豪放,带着爱国主义的热血,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仁人志士。

今天,与大家分享的词作就是辛弃疾最悲壮的一首词,开篇就让人血脉贲张,道尽英雄末路的无奈。这首词就是《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语以寄之 》,宋代最有英雄气的一首词。全词如下: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这首词是辛弃疾写给自己的好朋友陈亮的,词作题目中的“同甫”就是陈亮的字。作为辛弃疾最知心的朋友,陈亮是深深懂得辛弃疾内心的痛苦与悲伤的。辛弃疾一生心怀北伐大业,然而在南宋小朝廷苟且偷安的政策下,他根本无法施展自己的抱负,更何谈实现自己的北伐大业。

因为“自信耿直”,再加上“南归人”的尴尬身份,辛弃疾的大半生都处在赋闲状态。在江西上饶,辛弃疾渡过了他人生最宝贵的年华,从一个激情飞扬的青年变成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时光在悄然流逝,辛弃疾心中的梦想却从未消失。可是,壮志难酬,他的心被岁月不断地啃噬着。

公元1188年,辛弃疾48岁,已在上饶赋闲将近10年。这十年中,南宋朝廷里很少有人来探望这位无权无势的昔日英雄。只有好友陈亮,因为怀着同样的梦想,来到鹅湖,与之商议抗金大事。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鹅湖之会”。这首词就作于二人分手之后。

词作悲壮慷慨,借用梦境的形式,为读者塑造出了一位壮志难酬的英雄形象。陈亮走后,辛弃疾心中的失落与惆怅越发深重,想着心中的北伐大业,他没有一日能够释怀。这一天,夜深人静,忧愁的词人怎么也睡不着。于是,他从床上坐了起来,点上油灯,拿出他心爱的宝剑仔细端详。

他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这把曾经陪伴自己浴血沙场的宝剑,心中感慨不已。想着自己满怀热血,几次命悬一线,才得以顺利南归。他本以为,凭借着自己一身才华和武艺,他很快就能打回家乡,实现统一大业。奈何,君主昏庸,奸臣当道,他空有一腔热血却无用武之地,只能在上饶乡间白白地耗费光阴。

时光易老,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呢?什么时候才能够实现北伐的梦想呢?辛弃疾悲愤极了,将壶中的酒一饮而尽后,猛地抽出手中的宝剑,在黑暗的夜空里舞动了起来。刹那间,刀光剑影,寒光闪闪,曾经那个勇闯敌营,如探囊取物般,砍下叛徒首级的辛稼轩,又回来了!

一句“醉里挑灯看剑”,满含凛凛杀气,扑面而来,令人胆寒。词人将心中的愤怒与痛苦化在那阵阵剑气之中,越舞越快,如急风、如骤雨、如闪电。此刻,他多想跨上骏马,奔赴前线啊!可是,天命难违,他又能奈何呢!想到此,词人心中不禁一阵大恸,猛地收住剑气,神色颓然地回到房中。

他孤独而无力地坐在灯下,遥望着北方沦陷区的故乡,两行清泪悄然滑落。不知不觉中,词人睡着了。梦中,他回到了久别的战场。号角声声,他与将士们分肉喝酒,耳边传来阵阵悲壮的军歌。此时,秋高气爽,战马膘肥,沙场上正在阅兵。战旗猎猎,将士们斗志昂扬,满心期待着走上战场,为国杀敌。

沙场上,词人骑着如疾风般奔跑的的卢马,左右开弓,那箭就像霹雳一样射向敌人,让敌人胆战心惊。一时间,厮杀声、刀剑声、怒吼声,交织在一起,响彻天地!梦里,词人在箭雨中勇敢前行,面无惧色,和将士们一起奋勇杀敌,杀地敌人丢盔弃甲,狼狈逃窜。

于是,笑意渐渐浮现在词人脸上。突然,一阵凛冽的寒风从窗外吹来,吹灭了摇曳不定的烛光,睡醒了沉浸在梦中的词人。原来这都是一场梦啊!望着眼前漆黑一片的世界,词人仿佛落入了无底深渊,悲痛到了极点,也失落到了极点!

词人多想为君主完成统一大业,建立不世功勋啊!可是,岁月无情,华发已生,他将何去何从呢?词尾的一句“可怜白发生”,浸透了多少悲愤与无奈。从古至今,英雄最怕的不是流血不是牺牲,而是岁月空渡,壮志未酬。其中的辛酸,真是让人为之泪流满面!

(文中图片皆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作者删除。在此,感谢图片的提供者)

搜索建议:辛弃疾  辛弃疾词条  一首  一首词条  开篇  开篇词条  血脉  血脉词条  悲壮  悲壮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