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百科 kuaibk订阅大字版

 

小说微小说

 狡猾的老伴

 夏天到了,每年我都会精简一下臃肿的衣柜。把该送人的,该扔的,还要穿的,通通分门别类。  最后,把准备要扔掉的衣物口袋都检查一遍。  有一件棉服不经常穿,前几次...(展开)

小说微小说

 守者

 叶子终将手中四个大大的包裹放在了大排档的凳子上。  叶子足足逛了一上午幸福大厦,才把全家人过年的新衣服置办好,就直奔四楼大排档来了。  叶子使劲地搓着被包裹勒...(展开)

小说微小说

 蓝天下

 红日高悬,天湛蓝湛蓝的。  村上披头祖师爷的庙宇前,成群抱团的一千多名成年的村民们带着孙儿小女吵吵嚷嚷、前簇后拥。但祖师爷知道这不是为他的出道日庙会唱大戏,而...(展开)

小说微小说

 贾二别传

 贾真,排行第二,因此从小就会作假坑人,人们便去其“真”,直呼贾二。  贾二自称是《红楼梦》里贾雨村的第127代孙,凭着贾元春的关系,挨上了皇亲国戚的边儿,又靠...(展开)

小说微小说

 水龙头

 晚上,妻子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他独自享用了。妻子减肥不吃晚饭,他喜欢每天晚上吃得饱饱的,喝口小酒,多年养成的习惯。  妻子去刷碗,水龙头坏了,妻子拿着水龙头的...(展开)

小说微小说

 康司令的心声

 个子瘦小的康司令,腿脚不便,年近古稀,可斗志依然昂扬,干什么都风风火火,仔仔细细,从青年到如今一贯如此。  不信,你看康司令的作息。  早晨6点一咕噜爬起来,...(展开)

小说微小说

 花季故事

 也许,滚滚红尘中,每个人都有过青春年少时的爱情故事,这个名叫小豆子的女孩子,她也一样……  记得她十八岁那一年,因为家庭的各种原因,她高中毕业以后就一个人外出...(展开)

小说微小说

 我对露天电影厂的回忆

 欠缺  七十年代的时候,以前我们厂里没有什么娱乐文化生活。我们厂里的领导就找了一处空地叫工人用铁架子焊了一个挂银幕的大架子。以后那里就叫电影场了。  那个时候...(展开)

小说微小说

 节约

 阿全沿着劳务市场转了好几圈,才在一块写有“电工”两个字的小木牌前停了下来,对圪蹴在旁边的老头说:“我这里有个急活,去不去?”那老头听阿全这么说,眼睛顿时亮了许...(展开)

小说微小说

 路遇

 1995年的夏天,济南的街道特别热,马路仿佛被太阳晒化了,走上去软绵绵的。黄河已经断流,客车在坑坑洼洼的浮桥上,我的心里却很得意,因为包里有我收上来的三千块货...(展开)

小说微小说

 一副漫画

 清晨醒来,看一下时间,还是五点半。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不管睡多晚,都是五点半醒。忽然想起昨晚的事,心底一阵隐隐作痛,赶紧起床。  吃过早餐,提前去上班。骑着电...(展开)

小说微小说

 傻丫

 小芳生来心地善良大气,吃一块月饼也分给小朋友们,家里有什么东西都舍得给人,谁有困难豁出命来帮助人家,有的人理解领情,也有的人拿她不识数,故意贪小便宜,跟小芳要...(展开)

小说微小说

 大灰狼&小红帽

 1.从前有一条大灰狼。  一条饥肠辘辘的大灰狼。  他现在正蹲在一户人家的门外,注视着屋内那个跑来跑去的美味食物。  三年前的这户人家,在一个夜晚诞生下了一个...(展开)

小说微小说

 喷泉

 住一幢居民楼五0一号房的董智,是位男高中学生,早晨推开窗户,远远望去一道亮丽景观尽收眼底:喷泉!只见一柱碧波荡漾晶莹剔透,一粒粒水珠像一颗颗钻石闪闪发光,又憧...(展开)

小说微小说

 超车

 立夏那天,乡下的侄子要给我送些自养自种的鸡鸭与果蔬来,电话里,侄子说:“蔬菜没有污染过农药和化肥,鸡鸭都是喂自己家种的谷子长大的。以后想吃啥,都可来家拿,不要...(展开)

小说微小说

 杀之残

 哈市的超级富翁章突然找来一个杀手。  在一处远离城市的隐蔽小树林里,富翁章和杀手见了面,没有多余的人,只有富翁章和杀手。杀手长得高大帅气,咋一看让人感觉这是一...(展开)

小说微小说

 这不是懦弱

 老公开着自家的比亚迪,我坐在副驾位置上,车子在直行车道上正匀速行驶。  一辆停在路边的奥迪玫瑰红,“呼”地一下,突然窜出,不偏不倚,朝我们家车的正前方横向冲来...(展开)

小说微小说

 爱心在哪儿啊

 花马国际贸易公司公关部的秘书杖巧玲跟销售部的男士员工王远奎就要结婚了。  杖巧玲很严肃的跟王远奎说:“我乡下有个表姐,很不幸,因暴病去世了。表姐夫先于她一年出...(展开)

小说微小说

 风流

 轻点一下百度才知道,叫“龙湾”的地名很多。而刘红红且住在小柳市大槐县一个叫“龙湾”的小区,她不一定与小区有关,但小区却和她有关。因为自从那年她被评为“龙湾”小...(展开)

小说微小说

 爆米花

 “妈妈,妈妈,那边有个老头在卖爆米花。”小东高兴的没等爸爸大刚把新买的小桥车“现代”停稳,就一股脑儿拉起那本生长在农村现入城很是新潮的妈妈大美下了车。  “小...(展开)

小说微小说

 小人物中的大人物

 1.小人物中的大人物  他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人,开始发言。这种发言绝对是具有权威性的,没人敢打断。大家无论做什么。这种发言绝对不会中断的。说是会议吧,确实有点简...(展开)

小说微小说

 帮老师过生日

 那天中午,我正要去楼下机关食堂吃饭,接到在花舍镇当镇长的同学毕华的电话。毕华说下周五当年教我们数学的高中班主任梁老师过70岁生日,他约了几位同学一起给梁老师过...(展开)

小说微小说

 一条鱼的悲哀

 如果有时间,能否静下心,听一听这条鱼的絮叨?  ——题记  静夜,宽敞的客厅里,一条漂亮的鱼,在玻璃鱼缸慢慢地游动,轻轻地诉说:  也许是因为我的漂亮,也许是...(展开)

小说微小说

 买报纸

 何老六十多岁了,退休前是一所大学的教授。虽然回家已好几年了,但舞文弄墨的习惯依然如旧。他喜好清静,平日里除了到公园遛遛弯儿,锻炼锻炼身体,就是坐在书房的电脑前...(展开)

小说微小说

 也真不容易

 在世上生活,干嘛容易?干嘛也不容易。胡桂容、邹志凯是一对下岗的工人。要谋生啊,还要供养他们的父母,他们的父母都是没有退休金的老人。还有一个刚上高一的儿子。两个...(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