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百科 kuaibk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痰火郁积,化火扰神失眠:黄连温胆汤加减,...

郭某,女,63岁。2010年1月12日初诊。

【主诉】晚上不能入睡已1周,完全要靠地西泮(安定)才能入睡。不想长期服西药,要求中医治疗。

【刻诊】舌红苔白腻,脉弦滑。有高血压、冠心病。现突出症状是失眠,心烦不安。饮食、二便均正常。

【辨证】痰火郁积,化火扰神。方用黄连温胆汤加减。

【处方】黄连10g,竹茹15g,枳实15g,陈皮15g,清半夏、法半夏各60g,茯神30g,生甘草10g,生薏苡仁45g,玄参15g,首乌藤50g,生龙骨、生牡蛎各30g。3剂,水煎服。

【要求】每日服2次,晚饭前服1/3量,睡前1小时服2/3量,睡前用热水洗脚,不得喝咖啡、饮茶及看情节曲折激烈之电视节目。对要求再三以叮咛。此点很重要,各位读者切莫轻视。

1月15日二诊:遵嘱服药后,当晚即不需服用地西泮而入睡6小时。患者甚喜,说睡醒精神很好,不像服地西泮入睡后醒来时头晕脑胀。要求继续服药。

【刻诊】舌尖红,苔白腻,脉浮滑,有点胸闷、心悸、咽干。效不更方,继续清热化痰、安神、去心火,兼护阴。

【处方】陈皮15g,清半夏、法半夏各60g,茯神30g,生甘草10g,竹茹15g,枳实15g,玄参15g,黄连10g,生薏苡仁45g,石斛30g,首乌藤50g,合欢皮30g,连翘15g  (黄精30g,山楂15g,五味子15g。为治失眠一验方,况又有伤阴之情出现。)3剂,水煎服,每日2次,要求同前。

1月18日三诊:服上药睡眠已安稳,仍胸闷、心悸,舌红,苔已不厚腻,脉弦滑,但搏指已不甚有力,饮食、二便正常。

【处方】上方加瓜蒌45g,薤白20g。3剂,水煎服。

服完药后,失眠、胸闷、心悸消失,痊愈。

此案主要是治失眠。我临床上治失眠,均在辨证的基础上加入大剂量的半夏取效。从案中处方就可以看出,而且屡用屡效,大多数都能当晚入睡。用半夏失眠并非是我的首创,但超量使用是我的体会。《清*吴鞠通医案》卷4载:“秀氏,23岁。产后不寐,脉弦,呛咳。与《灵枢》半夏汤。先用半夏一两不应,次服二两得熟寐,又减至一两仍不寐,又加至二两又得寐,于是竞用二两。服七八贴后,以《外台秘要》茯苓饮收功。”

但是半夏毕竟属于辛温燥热之品,易伤阴,在用的过程中如出现伤阴的情况,可以不必减量易药,加入具有滋阴安神的药,如百合、黄精、五味子之类即可。

对于大剂量使用半夏失眠,我曾撰文多次推荐,但是应者甚少,致使一良药被埋没。但是也有胆大者,一用即效。

肝郁胆热,热扰心神失眠

胥某某,女,67岁,前一段时间体检查出脑部有一个小胶质瘤,认为得了不治之症,自此忧心忡忡,后发展为整天烦躁易怒,睡不着觉,后在某老中医处吃药半个多月,基本上酸枣仁一类药,仍然解决不了睡眠问题,白天黑夜无法入睡,人几乎到了精神崩溃的地步,经人介绍求诊于余,要求迅速治疗失眠问题。

【刻诊】人憔悴不堪,两眼圈乌青,焦急烦躁,舌红苔黄腻,脉弦滑有力,手脚心发烫,小便黄,大便粘溏。辨为肝郁胆热,热扰心神。本想用黄连温胆汤,恐缓不济急,于是起用大剂生地处方:

【处方】生地500g 肉桂10g 蝉衣25g 黄连10g,三剂,水煎,按上法要求晚上顿服。

结果当天晚上熟睡七个小时,三剂服完,连睡三天,病人高兴万分,逢人便赞遇到了神医。我笑曰,不是神医,是神方。后为巩固疗效,改为丹梔逍遥散合温胆汤七剂,彻底治愈失眠

失眠半夏秫米汤合黄连温胆汤

记住!临床上很多医师不讲究方法,开了镇静安神药,不交待服法,仍然叫患者按传统服法,每日服2次,上午1次,下午1次,结果很多患者上午服药后昏昏欲睡或者干脆中午又睡一觉,这样到晚上就很难入睡。

【验案】 兰某,男,67岁,住西安大学习巷,回民。2010年3月慕名找到我说,失眠几年了,老睡不踏实,一夜就能合眼2~3小时,随后就在床上辗转反侧到天明,心烦意乱,第2天起来头晕脑胀,无精打采,苦恼极了。吃过脑白金、褪黑色素、安神枣仁口服液等一大堆治失眠之药,都不管用,现在只能靠地西泮睡几个小时,恳请你给治一治。

刻诊:面憔悴,舌红苔黄厚腻,脉弦滑迟缓,心动过缓,其余均好,能吃能喝。应该说是痰火郁积、热盛扰神之证,辨证不难。对于这样的患者,久治不愈,如果还用常规药物,开3~5剂药,绝对不会有效,患者肯定会一走了之,不会再回头,而且还会宣传说,王大夫就那么回事了,一般般。所以起手我就用了杀手锏。方用半夏秫米汤合黄连温胆汤。

处方:清半夏、法半夏各60g,薏苡仁30g,天竺黄30g,枳实15g,陈皮15g,茯神30g,黄连10g,桂枝、甘草各10g(考虑心动过缓加入桂枝甘草)。3剂。

服法:每日晚饭时吃1次,少量(煎液的1/3),临睡前1小时将余药饮下,排空小便。

患者听完后说,你这大夫的药吃法还和别人不一样,而且药量这么大,又没有酸枣仁类,能行么?看来还是个老江湖了,久病成良医嘛。我说先试试看,不行我再想办法。患者半信半疑持药而去。

一天过去没消息,两天过去仍然没有回音,第三天,患者来了,满面春风,一见我就翘起大拇指,说你真行,服了。吃了你的药,当晚不放心还吃了2片地西泮,结果就睡了6个小时。第二天晚上大胆不吃地西泮,光服你的药,仍然睡了6个小时。今天来,一是报告好消息,二是因为明天你不上班,提前把药开下。此患者以后又连续用药1个月余,基本治愈。

这其中还有个插曲,该患者吃了十余天,效果挺好,夜夜入睡,突然中间有一周未来。我曾许愿一个多月治好,怎么吃了十来天就不来了呢?真好了么?正在纳闷,患者又来了,一进门,脸先红了,冲着我直道歉。不好意思,这周没来,动了个歪脑筋,原嫌你这药贵,我又到其他诊所去看了。并把方子拿出来,说吃了几剂药一点作用都没有,只好又来麻烦你,别见怪。我把方子接过来一看,仍是套方,酸枣仁汤加减。我说不要紧,我原先之所以让你多吃一段时间,是为了形成一个习惯,以便克服顽疾。患者心服口服,说一定听大夫的话,坚持到底。

按:临床上治失眠,我看大多数大夫都是用酸枣仁汤加减,改换其他方子的很少,在此,将我用大量半夏失眠经验贡献出来,给大家提供一个思路。

关于半夏有毒之说,我谈一下自己的认识。

《药典》和大多数同道都认为半夏有毒,很多名医案也是一再谈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临床几十年用半夏(包括生半夏),不管用多大量(最大量用过250g,自己尝试),从未发现有中毒现象。有的大夫为了解毒,加同等量的生姜,我看加不加都一样。从《黄帝内经》到医圣张仲景的《伤寒论》,记载用半夏都是成升的用,而且很普遍,从未见有中毒的记载,后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竟说其有毒。

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了呢?实际上半夏和山药、芋头是一类的,仔细观察,它们皮下都有一层黏液类的东西。经常做饭的人都知道在刮山药、芋头的皮之后,手都会发痒,双手拿到火上一烤就好了。二物煮熟后都不辣口,而且很面、甜。实际上半夏也是这样的,皮下有黏液。君不见《伤寒论》用半夏条下都注一“洗”字么?洗去黏液就是为了去除其刺激皮肤黏膜的作用。因该黏液物质能刺激喉头,使人喉头水肿而引起窒息死亡。这就是半夏有毒之说的缘由。但是该黏液物质一经高温就不存在刺激性了。

记住!一定要高温先煮。如果还不放心,不妨自己先从15g吃起,按15g依次递加试一试。要知梨子的味道,先自己尝一尝嘛!我一生尝过的中药达百种,别有风味,更正了书上很多不正确的记载,以后我还会谈到。

除了用半夏失眠,我还常用其治疗无名肿块和癌症及部分皮肤病,也是屡建奇功,所以希望同道不可小觑半夏之作用。

发布:古道瘦马









搜索建议: 温胆汤  郁积  黄连  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