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百科 kuaibk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酸枣仁汤,黄连阿胶汤,半夏秫米汤在治疗睡...

酸枣仁汤,黄连阿胶汤,半夏秫米汤,这3个药方都可以治疗失眠等睡眠障碍,那么这3个药方在临床应用时的辩证要点是如何区分开来呢?下面我们试着从酸枣仁这个药材的理解来着手。

酸枣仁又名酸枣核、山枣、野枣等。始载于《神农本草经》,本品为鼠李科植物酸枣的干燥成熟种子。

生用或炒用,入汤剂则应捣碎。

(一)    [性味归经]味甘、酸、平。归心、肝胆经。

(二)    [功效]养心益肝,安神,敛汗。

(三)    [主治]用于虚烦不眠、惊悸怔忡、健忘、自汗盗汗、神经衰弱、 烦渴等症。

1·用治心悸失眠:

酸枣仁味甘,入心、肝经,能养心阴,益肝血 而有安神之妙,为养心安神要药。

(1)主治心肝阴血亏虚,心失所养,神不守舍之心悸、怔忡、健忘、失眠、多梦、眩暈等症,常与当归、白芍;何首乌、龙眼肉等补血、补阴药配伍;

(2)若肝虚有热之虚烦不眠,常配伍知母、茯苓、川芎等(酸枣仁汤)以养血安神、清热除烦;

(3)若心脾气 血亏虚,惊悸不安,体倦失眠,常配伍黄芪、当归、党参等(归脾汤),以补养气血;

(4)若心肾不足,阴亏血少,心悸失眠,健忘梦遗,常配伍麦冬、生地、远志等(天王补心丹)滋阴养血,补心安神。

2.用治自汗,盗汗:

酸枣仁味酸能敛而有收敛止汗之功效,凡体 虚自汗、盗汗,常配伍五味子、山茱萸、黄芪等益气固表止汗药物。

3,酸枣仁味酸而收敛,对伤津口渴咽干等,能敛阴生津止渴, 常配伍生地、麦冬、天花粉等以养阴生津。

(四)[历代医家论述]

1.  《神农本草经》主治心腹寒热,邪结气,四肢酸疼湿痹。久服安五脏。

2.  《名医别录》无毒。主治烦心不得眠,脐上下痛,血转,久泄,虚汗,烦渴,补中,益肝气,坚筋骨,助阴气,令人肥健。

3.  《本草》:   主心腹寒热,邪结气聚,四肢酸疼湿痹,烦心不得眠,脐上下痛,血转久泄,虚汗烦渴,补中益肝气,坚筋骨,助阴气,令人肥健。久服安五脏。

4.《本草纲目》主肝病,寒热结气,酸痹久泄,脐下满痛之症。其仁甘而润,故熟用疗胆虚不得眠、烦渴虚汗证;生用疗胆热好眠,皆足厥阴、·少阳药也。

5.  《本草经疏》  酸枣仁得木之气而兼土化,故其实酸平,仁则兼甘,气味匀齐,其性无毒,为阳中之阴。入足少阳、手少阴、足厥阴、太阴之经。专补肝胆,亦复醒脾,从其淡也。熟则芳香,香气入脾,故能归脾。能补胆气,故可温胆。母子之气相通,故亦主虚烦,烦心不得眠。其主心腹寒热,邪结气聚,及四肢酸疼湿痹者,皆脾虚受邪之病,脾主四肢故也,胆为诸脏之首,十一脏皆取决于胆,五脏之精气皆禀于脾。故久服之,功能安五脏,轻身延年也。

《别录》主烦心不得眠,脐上下痛,血转久泄,虚汗烦渴,补中益肝气,坚筋骨,助阴气, 能令人肥健者,缘诸证悉由肝胆脾三脏虚而发,胆主升,肝藏血,脾统血,三脏得补,久而气增,气增则满足,故主如上功能也。

6.  《药性解》酸枣仁,味酸,性平,无毒,入心、脾、肝、胆四经。主筋骨酸疼,夜卧不宁,虚汗烦渴,安和五脏,大补心脾。生者治嗜卧不休。恶防己。

按:枣仁味酸,本入肝经,而心则其所生者也, 脾则其所制者也,胆又其相依之腑也,宜并入之。

《圣惠方》云胆虚不眠,寒也,炒熟为末,竹叶汤调服,盖以肝胆相为表里,血虛则肝虚, 肝虚则胆亦虚,得熟枣仁之酸温,以旺肝气,则木来克土。脾主四肢, 又主困倦,所以令人多睡。

又《济众方》云胆实多睡,热也,生研为末,姜茶汤调服,亦以枣仁秋成者也,生则得全金气,而能制肝木,肝木有制,则脾不受侮,而运行不睡矣。

7.《景岳全书》味微甘,气平。其色赤,其肉味酸,故名酸枣。其仁居中,故性主收敛而人心。多眠者生用,不眠者炒用。宁心志,止虚汗,解渴去烦,安神养血,益肝补中,收敛魂魄。

‘ 8.《本经逢原》酸枣仁味甘而润,熟则收敛津液,故疗胆虚不得眠,烦渴虚汗之证;生则导虚热,故疗胆热好眠,神昏倦怠之证。足厥阴、少阳本药,兼入足太阴脾经。

按:酸枣本酸而性收,其仁则甘润 而性温,能散肝、胆二经之滞,故《本经》治心腹寒热,邪气结聚,酸痛血痹等证皆生用,以疏利肝脾之血脉也。盖肝虚则阴伤而烦心,不能藏魂,故不得眠也。伤寒虚烦多汗,及虚人盗汗,皆炒熟用之,总取收敛肝脾之津液也。归脾汤用以滋养营气,则脾热自除。单用煮粥,除烦益胆气,胆气宁而魂梦安矣。今人专以为心家药,殊昧此理。”

9.  《本草崇原》枣肉味酸,肝之果也。得东方大味,能达肝气上行,食之主能醒睡。枣仁形圆色赤,禀火土之气化。火归中土,则神气内藏,食之主能寤寐。

《本经》不言用仁,而今时多用之。心腹寒热,邪结气了聚者,言心腹不和,为寒为热,则邪结气聚。枣仁色赤象心,能导心气以下交,肉黄象土,能助脾气以上达,故心腹之寒热邪结之气聚可治也。土气不达于四肢,则四肢酸痛。火气不温于肌肉,则周身湿痹。枣仁稟火土之气化,故四肢酸痛,周身湿痹可治也。久服安五脏,轻身延年。言不但心腹和平,且安五脏也。

10.《得配本草》酸,平。入足厥阴,兼入手少阴经血分。收肝脾之液,以滋养营气。敛心胆之气,以止消渴。补君火以生胃土,强筋骨以除酸痛。

得人参、茯苓等,治盗汗;无火可用。

得生地、五味子,敛自汗。心火盛不用。

配辰砂、乳香,治胆虚不寐;有火勿用。

配地黄、 粳米,治骨蒸不眠。

枣仁只用一钱。去壳,治不眠;

炒用,治胆热不眠。

生用,止烦渴盗汗;

醋炒,醒脾。

临时炒用恐助火,配二冬用。

肝旺烦躁,肝强不眠,服之肝气敛火亦盛。心阴不足,致惊悸者。血本不足,敛之亦增烦躁。但禁用。世医皆知枣仁止汗,能治不眠。岂知心火盛、汗溢不止,胆气热、虚烦不眠,阴虚痨瘵症,有汗出上焦而终夜不眠者,用此治之,寤不安,而汗更不止。”

11《本经疏证》:心中烦不得卧,黄连阿胶汤主之,虚烦不得眠,酸枣仁汤主之。同是心烦,同是不寐,两方无一味之同,岂不得不得眠有异耶?抑心中烦与虚烦固不同耶?

夫寐,谧也,静谧无声也 (释名),眠犹瞑也(后汉书冯衍传注玉篇眠瞑同),泯也,泯泯无知也 (释名),卧犹息也(后书隗嚣传注),僵也(广雅释诂)。是寐者能卧而未必安静,眠者且能熟寐而无知,不得卧则或起或寝,并不能安于床席矣。于此见虚烦不得眠,虽亦静谧,但时多扰乱也,心中烦,不得卧,则常多扰乱,且不得静谧矣。夫寐系心与肾相交,能静谧而时多扰乱,乃肾之阴不继,不能常济于心,常多扰乱而不得静谧,乃邪火燔盛,纵有肾阴相济,不给其烁,况一为伤寒,本系急疾之病,且少阴病仅在二三日以上,其急疾抑又可想,一为虚劳,则本缓疴虚证。故其治法,泻火滋阴,相去霄壤,一以阿胶、鸡子黄安心定血,而外并主以苦燥之苓连,幵阴之芍药,一以酸枣仁、茯苓启水上滋,而外更益以甘润之知母,开阳之川芎岂可同日语哉。

故后世用酸枣仁诸方,始终只治不睡,并无他歧相搅,乃立异者或以为生用能醒睡,是牵合陶隐居之说,以简要济众一方为据,不知其方用酸枣仁止一两,用蜡茶至二两,且以生姜汁涂炙,是以茶醒睡,用酸枣仁为反佐,若据此为醒睡之典,则麻黄汤中有治中风自汗之桂枝,亦可谓为止汗耶?或以为酸枣仁治不寐,乃治邪结气聚之不寐,是牵合本经之文,且谓未有散邪结气聚之物,能使卫气入脏而就安寝者,不思仲景用酸枣仁汤,明明著虚劳虚烦不得眠之语,虚烦不得眠,犹可目为邪结气聚耶?虚劳亦岂邪结气聚可成者耶?纵邪结气聚,亦可成虚劳,则此不得眠,且将与栀子豉汤证相比 矣,若谓卫气不得归脏,又与半夏秫(shu2)米汤相比矣,仲景又何别用酸枣仁汤为哉!

12.《本草思辨录》:

酸枣丛生而气薄,气薄则发泄,味酸亦泄, 啖之使阳不得入于阴,故醒睡。仁则甘平,甘平由酸而来,性故微敛而微守。酸枣肝药,仁不能大戾乎枣,亦必入肝。皮赤则入心,内黄则人脾。酸枣仁自当为心肝脾三经之药。心得之则神安,肝得之则魂藏,脾得之则思靖,其治不得眠,尚有何疑?

独是酸枣仁汤治虚劳虚烦不得眠,则更有进焉。按栀子豉汤证,亦为虚烦不得眠,而彼为有伤寒余邪,此由于虚劳,故加虚劳字以别之。劳之为病,其脉浮大,手足烦,阴寒,精自出,酸削不能行。此云虚烦不得眠,脉必浮而微数。盖阳上淫而不下则烦,阴下亏而不上则不得眠,其责在肾。非酸枣仁收摄浮阳,不能使心肝脾咸循其职。故推酸枣仁为君,而臣以知母滋肾之液,茯苓泄肾之邪,扰心之烦可不作矣。而心肾不交,犹未足以成寐。后世 医者,必将以远志配枣仁,为一降一升之法。不知远志乃阴中升阳之药,此非阳不升而实阴不升,既以枣仁摄之,知母滋之,茯苓泄之,阴中之阴,自有能升之理。特三物皆下行,而肾阴向上之机不能无滞,故又加川芎通阴阳以利之,甘草居中宫以和之,标之曰酸枣仁汤者,以酸枣仁为首功也。

搜索建议: 秫米  半夏  酸枣  阿胶  黄连  
五官

 视力不好,按揉这6个穴位,视力1...

现代人眼睛真操劳,不仅上班紧盯计算机荧幕,就连下班还是盯着手机不放,使得双眼疲惫不堪。医师表示,想要改善眼睛疲劳问题,重拾迷人电眼,除了定时适度闭眼休息外,善用...(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