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百科 kuaibk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国医大师朱良春治疗肾阴虚、肾阳虚、肾阴阳...

第 1395 期

作者 / 1吕泽康 2李翊森 1南京中医药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英国伦敦吕泽康中医药及针灸诊所 2孟河参药行

编辑 / 段瑞 ⊙ 校对 / 许红

“培补肾阳汤”方义与应用体会

国医大师朱良春教授(下尊称“朱老”)熟谙中医经典,通晓中医理论,勤求古训,博采众方,精于临证,医术超群,运用中医药治疗各种疑难重症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其组方用药独具匠心,通过七十多年临床反复验证,总结了不少有效且廉的处方,亦创制了大量的实用中药处方,临床疗效显著,且这些方药在临床应用过程中又不断的得到补充实践,学术不断完臻。国医大师朱良春教授认为临床实践要灵活辨证论治,找到“证”的本质,并辨“疑”不惑,治“难”不乱,自可得心应手。疑难杂症一般病程较长,某种程度上导致患者体气偏虚,更甚者致命门火衰,尤其是久治不愈的情况下,患者每多出现不同程度的肾阴、肾阳或阴阳皆衰的征象,笔者在临床运用朱老“培补肾阳汤”后,得心应手,效果良好,故举例述之,以飧同道。

1 浅析“培补肾阳汤”方义

“培补肾阳汤”为朱老70多年临床反复验证,临床对虚性高血压、顽固失眠、哮喘、月经不调及其他疑难杂症,皆有满意的疗效,兹谨整理有关资料,对其药物组成顺序及增减等作一浅析,藉以展示其临证思维和学术精粹。

补肾阳汤组成为:淫羊藿15 g、仙茅10 g、淮山药15 g、枸杞子10 g、紫河车6 g、甘草5 g。其中含三大药对,淫羊藿、仙茅为对,山药、枸杞子为对,紫河车、甘草为对。淫羊藿,味辛甘,性温,入肝肾二经,功擅补肾壮阳,祛风除湿。朱老常谓此药温而不燥,为燮理阴阳之佳品。仙茅,味辛,性温,入肝肾二经,温肾阳,壮筋骨,治阳痿精冷,小便失禁。山药色白入肺,味甘归脾,液浓益肾,能滋润血脉,固摄气化,宁嗽定喘,强志育神,性平可以常服多服。枸杞子,味甘微辛,气温,可升可降,阴中有阳,故能补气,所以滋阴而不致阴衰,助阳而能使阳旺。而且朱老认为,山药、枸杞子二者同用,有育阴以涵阳之妙,故毋需虑二仙温壮助阳之峻。紫河车,甘咸温,入心、脾、肾三经,是古方补天丸、大造丸主药,《本草经疏》称其“乃补阴阳两虚之药,有反本还元之功”。甘草,性味甘平,入脾、胃、肺经,和中缓急,润肺,解毒,调和诸药。

综合各药,皆护及五脏,尤注重后天脾及先天肾,立方之理论体现中医之本,而补脾肾乃中医学之主旨。脾脏运化功能,必须依赖肾阳的温煦、蒸化来维持。《医门棒喝》中说:“脾胃之能生化者,实由肾中元阳之鼓舞。”藉由先天之肾,温养后天之脾胃,运化功能得以充分发挥,使胃能受纳和腐熟食物,脾能输布水谷精微,起到供养全身的作用。清代郑钦安在《医理真传》曰:“水土合德,世界大成矣。”而“命门”学说对此方影响尤深,因其乃人体一切机能活动的动力,可保持五脏六腑的功能得以正常运转。由此可知,朱老根据“命门”学说,并注重调补脾肾的指导思想下而创立此方。朱老指出,肾阴不足者,加生地黄、熟地黄各15 g、女贞子10 g、川百合12 g;肝肾阴虚者,加生白芍、沙苑子各10 g;脾肾阳虚而大便溏泄者,加补骨脂、益智仁、鹿角霜、炒白术各10 g。

2 国医大师朱良春教授验案举例

朱老曾在《医学微言》书内有一验案用培补肾阳汤治疗58岁高血压患者,疗效显著,兹介绍于此。患者血压偏高已3年有余,迭治未瘥,刻下:血压190/115 mmHg,头眩胀,健忘,检查确诊为中心性视网膜炎,神疲困倦,心悸失眠,腰酸早泄,怯冷便溏,舌淡红而胖、苔薄,脉虚弦而细数,两尺弱。此肾阴阳俱虚之咎。一诊基本方加沙苑子、生白芍、菟丝子各10 g,炒酸枣仁18 g,服5剂。二诊患者自觉颇舒,周身有温暖感,胸闷心悸较平,腰酸亦减,便溏转实,尺脉略起。上方去菟丝子、生白芍,加熟地黄12 g(砂仁3 g同拌),肥玉竹12 g,再服5剂。三诊血压显降(150/100 mmHg),基本方加沙苑子、夜明砂、密蒙花各10 g、炒酸枣仁18 g,15剂。四诊血压下降在122~118/88~78 mmHg之间。

按:高血压是现代常见的文明病,临床中医师看到血压数据如此之高,一般都会困于肝阳上亢的迷失,忘了中医的精髓在辨证论治。此病案经朱老的辨证为肾阴阳俱虚,故采用培补肾阳汤再加入沙苑子、生白芍等滋肝肾阴之品,成效卓越。

3 个人临床实际应用“培补肾阳汤”医案举例

案1:患者,女,45岁,英国人,职业为会计师,2013年9月就诊。主诉:头不自主摇动。每逢看电视或坐下工作(对电脑),头便会摇动,不能自控。已试过多种不同治疗,如催眠、自然疗法及现代医学。刻下有盗汗、口干、晚间身发热。通过问诊后发现患者胃口比正常偏多,易梦,二便正常,脉弦(右尺微),舌偏红有裂痕,无苔。笔者初用滋阴药效果不显,患者告知摇头轻微改善约15%,而盗汗、口干及身发热则愈,但主诉始终是头摇,影响患者工作。后笔者反复思考,患者虽然一派阴虚症状,但阴虚太久必损及阳,张景岳说:“善补阴者,当于阳中求阴,则阴得阳升而源泉不竭。”故改用朱老“培补肾阳汤”,因英国缺乏紫河车,故去之,另加入熟地黄、黄精各30 g,太子参、合欢皮、菊花、赤白芍各15 g,麦冬12 g,怀牛膝10 g,石菖蒲、五味子、莲子芯各5 g,远志3 g及肉桂后下3 g。服药1周后患者反馈头摇症状已大减,坐下对着电视或电脑约40分钟后虽还会轻微摇动,但已可自我控制。药既奏效,毋庸更张,继服15剂(行经期停服)。药后头摇症状完全消失,可正常工作。停药5周后覆诊,未见复发。

按:患者症状偏似更年期综合症,一派“上热下寒”之症状,乃肾水不足,导致乙木失去涵养,病源在肾,故用“二仙汤”为本的“培补肾阳汤”来治疗,理法皆合。由于患者易梦,加上头摇不能自控,故治疗上必须加入安神清心之品,如合欢皮、远志、莲子芯等。另外,陈士铎曰:“凡心窍之闭,非石菖蒲不能开……人参必得菖蒲以成功……盖两相须而两成,实为药中不可无之物也。”因此方内加入二药以增加疗效。

案2:患者,男,43岁,日本人,电脑程序员,2013年9月就诊。主诉:不育3年伴早泄,畸形精子数超过45%及精液不液化(未出示报告)。刻下:患者自觉经常疲倦,口淡,腰骶酸痛,未交即泄,胃纳可,睡眠佳,二便正常,舌淡白无苔伴舌边有齿痕,脉沉缓,两尺微。初诊给予7剂“培补肾阳汤”(缺紫河车),加入黄芪、菟丝子、熟地黄各30 g、炒白术、蛇床子、威灵仙15 g,山茱萸、五倍子各10 g、五味子、莲子芯各5 g。二诊患者自述除早泄外,其余症状缓解。而患者要到香港及日本三个月,故嘱其到香港时自购紫河车加入方内,原方继服。2月后患者来电早泄症状改善(可维持约10分钟),并通过血检确诊其妻怀孕。

按:案2患者则表现一派肾阳虚之象,故在“培补肾阳汤”基础上,再加入菟丝子、黄芪及蛇床子三味药治疗早泄,乃同样出自陈士铎医书,笔者屡用屡验。另外,朱老指出“对无精子、少精子症或精子活力低的治疗,大法以补肾填精、振奋肾阳为主……血瘀则兼以疏化,而威灵仙宣导经络,瘀者能开”。

二例皆见疗效,乃治疗上注重治本,始终坎卦是由二阴爻夹着一阳爻,阳长则阴长,治疗上自然奏效殊速。正如朱老常告诫后学:“久病入络,证候错杂,虚实夹杂,穷必及肾。”所以,若辨证正确,运用“培补肾阳汤”治疗诸多疑难杂症,具有显著疗效。

4 结语

通过对“培补肾阳汤”的分析及临床实际应用,笔者有如下体会:(1)重在临床检验,辨证切合病机。“培补肾阳汤”从创始至今,从方名到选药,体现了名老中医在临床中不断摸索,细致推敲,临证思维不断转换,辨证准确,择药精当,终而收取良效。(2)总结科研经验,深入认识疾病。一首好的验方,往往是一个医家多年潜心钻研的结果,“培补肾阳汤”亦不例外,所不同之处在临床随证加减用药之法。朱老拟方的思路主要根据“阳生阴生”的规律,“命门真火”的盛衰,对机体发病、疗愈及生殖、发育、成长、衰老等过程,都具有重要的作用与密切的关系。朱老更指出,“肾中真阳”是人体生化之源,机体生命运化的根本动力,对生命和健康的维护非常重要。

搜索建议: 阳虚  国医  阴虚  阴阳  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