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百科 kuaibk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张胜兵《攻癌救命录》之大肠癌

                 第六节 大肠癌

我们今天讲大肠癌,因为这个大肠癌呀包括了这个结肠癌和直肠癌。那么我们还是先通过一个成功的病案,引入这个大肠癌。然后将大肠癌临床常见的各种证型、变证、兼证全部的总结归纳讲解一下。

刘某,男,46岁。

主诉:纳差、乏力三个月,加重一周。

 现病史:患者自述,半年前因便血经某三甲西医院确诊为结肠癌,手术后又化疗多次,三月前开始消瘦、乏力、纳差,经西医确诊发现有肠系膜淋巴转移,这个癌细胞转移了。半月后,西医医院劝其出院回家准备后事,据有关专家预测,活不过一个月。其家属及其本人万念俱灰,但经过几个月的手术化疗,早已将人折磨的最后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但是他们也不打算彻底放弃,于是经家人介绍到我处就诊,并直言:“死马当做活马医,治死了跟医生没有关系,并且还劝慰该用毒用毒药,毒死了跟医生没关系。当小白鼠、试验品、试药也行;只要能给他治就行。”其实他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哪里还能用什么毒药哦!可想而知病人及其家属之心态。观患者皮包骨头,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纳差乏力,腹部隐隐作痛,身高一米八,体重只有六七十斤,根本不能走路,是横着进来的,也就是说被抬进来的。舌淡苔少,脉沉细无力。

中医诊断:虚劳  

请注意,这里的中医诊断,既不是西医所谓的结肠癌,也不是我们中医所认为与结肠癌相关的这个所谓的“肠积呀”“脏毒呀”“肠痞呀”“癥瘕呀”等等,都不属于。因为病人来的时候已经成这种样子了,是属于一种疾病的后期、晚期,可以说是将死之期,基本上没有什么救手的这种。中医诊断这种虚弱的体质,我们诊断为虚劳。

证型:气血阴阳俱虚  

治则:补气养血,健脾养胃。

为什么要健脾养胃?脾胃乃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这个时候,除了补气养血,健脾养胃,还能干什么?难道你还去攻吗?如果是采用攻的,那就是加速他的死亡,无异于雪上加霜,火上浇油,此时只能够补益气血,健脾养胃。

方药,我们采用方药是:十全五仙汤加减

好,请注意,这个十全五仙汤是我们所有的癌症的晚期的共同的方,不管他是什么癌症,到了最后都用十全五仙汤进行加减。我们现在用到的十全五仙汤是有讲究的,不是照搬原方,也有那么一点点小技巧。为什么呢?因为此人结肠癌手术化疗转移,气血阴阳俱虚,这个时候已经出现了虚不受补的情况,如果用大剂量的猛药去补的话,也是没有用的,甚至会适得其反。这个时候用大剂量的猛药去补他,很有可能人的身体没补到反倒把癌肿给补到了。所以这个时候十全五仙汤用轻剂(也就是小剂量),慢慢来,切不可大剂量培补。

    方药:人参10克、黄芪15克、炒白术10克、茯苓10克、甘草10克、当归10克、熟地10克、生白芍10克、川芎10克、肉桂3克、炒五仙各10克、灵芝10克、生姜3片大枣2个

(炒五仙是炒山楂,炒神曲,炒麦芽,炒谷芽,炒鸡内金各10克)方药就是这样的。十全五仙汤呢,其实人参加到15克,黄芪加到30克,甚至可以更多,但在这里,人参只用10克,黄芪只用15克,其他的一律10克,其中肉桂仅仅只有3克。就好比一个人,快要渴死了,这个时候他并不是大口大口地去喝水,而是用水在嘴唇上点一点,慢慢的先让他活过来,再让他慢慢喝多一点水。那么这个方要开多少呢?五剂,也就是五天,也不需要太多,因为西医说他活不过一个月,我们现在攻癌夺命,攻癌救命,一个月之内,如果他还活着,我们就打破了西医说他只能活一个月的神话,或者是说他下的这个概念。

开五剂之后,然后频频的调整方药,这个时候调整方药,要特别小心翼翼,因为这个人搞不好就要去世,一定要如履薄冰。吃完五付药之后,他的脉像渐渐的有起色,其他的没有什么起色,只有脉像轻微的有变化,之前的脉象沉细无力,现在脉象虽然仍然沉细无力,但是比之前有胃、有神、有根一些,这是我们在中医诊断学里面这个脉有胃、有神、有根,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亡。首先是通过观察其脉像的变化,由于他虚得太厉害了,其他的一些临床表现暂时不会发生很显著的变化。

五付药之后,脉象已经出现了转机,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适当的调整一下,如何调整呢?原方不变,将人参加到15克,将黄芪加到30克,再吃五剂。五剂之后,脉象又有变化。脉从沉细无力到稍微有力,面色苍白,稍转红润,乏力纳差稍有好转。这个时候,我们再调整方剂,怎么调整呢?将原方所有的10克全部变成15克,肉桂变成6克,再吃五剂。这是一个慢慢的从缓补到中补,到后面还有大补。又吃五剂之后呢,各方面又有好转,由于我们又补了这么多,防止其气血壅滞,所以这一次开方加了陈皮10克,行一下气,以防其壅滞,再加生鸡内金15克,生鸡内金并不是一个攻伐的药,它既能消食,又能治结石,还能够软坚散结、抗肿瘤,所以这个时候,我们是在补的过程当中,轻微的加了那么一点对肿瘤有作用的药,再吃五剂。

再吃五剂之后,为了疏通上、中、下三焦,我们加砂仁3克点到即止。因为砂仁能醒脾祛湿,因为芳香类的药,能醒脾之后能辅助宣通上、中、下三焦,蔻仁也有这个功效,3克点到即止,另外再加山药15克。山药对肝、脾、肾三脏都有作用,六味地黄丸里面就有山药,它可以起到肝、脾、肾三脏平补的作用。

五剂之后又复诊,这个时候都有好转,饭量呀、乏力呀、面色呀都有好转,这个时候就可以给他提一提中气了。在上方不变加柴胡6克、升麻6克,以升其清阳之气,再五剂。

这五副吃完之后,就吃了25副药了,离一个月还只有五天,但是病人在这25天的调养当中,已经可以自行走路,体重从70斤已经长到了接近90斤,面色苍白已经消失,纳差明显好转,乏力明显好转。所以说我们完全是按照“虚劳”这25付药,5付5付一调,按照虚劳的这个中医的病名来给他来调理,调理了25付药后大有好转。

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大补了,为什么呢?因为他已经度过了那个虚不受补的那个阶段。又开五剂药,方药是在上方的基础之上加鹿角胶、龟胶、阿胶各10克、紫河车10克。你看现在我们加的是什么?加的是血肉有情之品,是大补之品。这些大补之品,在他的初期阶段是不能用的,或者说不宜大量用的,用了之后会适得其反。而病人由六七十斤长到九十多斤,精气神全部好转,已经度过了虚不受补的阶段,这个阶段过了之后,我们就可以用血肉有情之品来进行培补。又五剂之后,病人不仅没去世而且还越来越好,已经打破了西医所认为的一个月之内必死无疑的结论。

加了血肉有情之品之后,又服五剂,情况大好。于是乎在原方的基础之上又加了红参10克、桂圆肉10克以加强其补益作用。如此反复加减微调,又吃了20余剂之后,病人体重增加到130多斤,也就是说基本上恢复了正常的身高体重,面色红润,吃饭睡觉全部正常,基本上已经没有乏力的情况。也就是说,通过了近两个月的调理,这两个月以内,我们把这个结肠癌的病人全部当成是虚劳来诊治,根本没有把他当癌症病人。两个月后就到了我们的重点攻癌的时候。

但是呢,在重点攻癌之前,出现了一个通过大补之后产生的一些小问题,什么问题呢?大量的补益气血的药,将这一个虚劳病人、癌症晚期的病人补益起来,但是由于其做过手术,又做过化疗,而且出现了肠系膜淋巴的转移,其腹部还是有隐痛,不是剧痛,隐痛基本上伴随着每次的大便出现隐痛。这种情况之下呢,他出现的隐痛和大便,大便虽然不是水泻,但是偏稀,因为我们有太多滋腻性的药,比如说龟胶、鹿胶、阿胶,这些都比较滋腻,在补益气血的同时,气血有余容易产生滋腻,而滋腻可以导致大便偏溏或者偏稀,而此人本身就是结肠癌患者,所以他腹部有隐痛,出现了痛而泻,但是他并没有水泻,而痛也不是剧痛。于是我们参考了痛泻要方的思路,以炒白术10克、炒白芍10克、炒陈皮10克、加防风3克,也就是痛泻要方,配合四君子汤和四神丸。请注意这个时候的四君子汤,我们用的药是炒的。炒党参15克、炒白术15克、茯苓15克、甘草10克、 炒白芍10克、 炒陈皮10克、 防风3克、 肉豆蔻3克、 补骨脂10克、 五味子10克、 吴茱萸10克。

五剂之后,腹部的隐痛和大便偏溏,得到了很好的改善,这个时候我们就发起总攻。

总攻的方子是:桂枝茯苓丸合膈下逐瘀汤,两个方子加在一起加减而成.

处方为:小茴香3克、桂枝10克、茯苓10克、丹皮10克、赤芍10克、桃仁10克、丹参30红花10克、当归10克、半枝莲30克、红藤15克、败酱草30克、蛇舌草30克、鳖甲30克、大贝30克、生半夏10克、乌药10克、三棱10克、莪术10克、枳实10克、

这里说明一下,红藤配败酱草是治疗很多肠癌的药对。小茴香和乌药其实是一个引经药,小茴香和乌药可以引经引到哪里呢?如果从部位上讲,可以引到腹部、小腹部;从脏器上讲,可以引到肠和子宫,以及男性的前列腺、睾丸等等。所以说小茴香和乌药,是引经的药,特别是小茴香,只用了3克。而由于这个人,虚劳已经解决,这个时候是该给他攻癌了,正气已经很足,我们用的三棱、莪术、枳实,这些破气之品,而且还用到了毒药生半夏,当然它也不是特别的毒,对于肿瘤来说,它是良药。我们用了大贝、鳖甲来软坚散结;用半枝莲、蛇舌草、红藤、败酱草来所谓的抗癌;活血化瘀的药,用桂枝茯苓丸加丹参、红花这些药。桂枝茯苓丸是用于治疗腹部的癥瘕,很多如肠癌、结肠癌、直肠癌、宫颈癌、子宫癌,属于瘀结的、有瘀的、瘀阻胞宫或者瘀阻下焦的,我们很多都用到了桂枝茯苓丸。膈下逐瘀汤也是。桂枝茯苓丸和膈下逐瘀汤是治疗腹部、小腹部、肠部或子宫部,或者下焦部的肿瘤癌症的代表方剂之一。

另外,给他配了“张氏抗癌丸5号”,服用三个月。三个月之内的水药方基本上是用我们刚才所说的桂枝茯苓丸合膈下逐瘀汤进行加减化裁,进行了轻微的调动。

三个月之后,病人去医院做复查(当然这不仅仅是三个月,前面就调了两个月,后面三个月总共调了近五个月),还是去原来那家说他活不过一个月的医院去做了复查,癌细胞全部消失,病人特别高兴,最近这些年还有联系,这已经有十多年了。

这种病呢,本来之前还是没什么把握的,因为但凡癌症晚期到了这个虚劳的地步,是很难救治的,当时治的时候,我也没有说一定能治好他,家属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但是我们按照纯中医的思维,纯中医的理念去治他,一步一步来,慢慢来,那么这个西医所谓的活不了一个月的,现在都活了十几年。

从这个病案,我们可以看出,纯中医思维、辩证论治思维是多么的重要。对于药物药量的把握,什么时候攻什么时候补,什么时候攻补兼施,出现了兼症,我们怎么用药,是多么的重要!如果你参考了西医的思维的话,中不中西不西,很有可能这个人真就活不过一个月。大肠癌,是一个西医的病名,它呢包括了结肠癌、直肠癌。但是在中医呢没有这个病名,但是从其发病以及临床特征分析呀,可以归属于中医的肠风、下利、积聚、锁肛痔、盘肛痔、肠蕈等范畴。

比方说《黄帝内经·灵枢》里面写了这么一段话:“人之善病肠中积聚者……皮肤薄而不泽,肉不坚而淖泽。如此,则肠胃恶,恶则邪气留止,积聚乃伤。”这个“肠中积聚,肠胃恶,邪气留止”这种肠中积聚,就类似于今天西医的肠癌、大肠癌。比方这个《灵枢》还有这么一段话:“卒然多食饮,则肠满,起居不节,用力过度,则络脉伤……血溢于肠外,肠外有寒汁沫与血相搏,则并合凝聚不得散,而积成矣。”还有一段话“卒然外中于寒,若内伤于忧怒,则气上逆……温气不行,凝血蕴里而不散,津液涩渗,着而不去,而积皆成矣。”这两段话呢,就说明了寒邪、饮食起居不节、用力过度或者内伤忧怒等,这些因素在肠癌的发病过程中所起的作用,也就是说它是病因。而肠寒导致汁沫,这个汁沫是指津液,肠寒导致汁沫与血并聚不得散。那么这个地方说明什么呢?说明了这个“积之始生,得寒乃生,厥乃成积也。” 厥乃成积也,也就是说这个论述了肠里有寒气,肠里的寒是产生肠的积聚的病因。

那么《灵枢》还有这么一段话:“虚邪之入于身也深,寒与热相搏,久留而内着……邪气居其间而不反,发为筋溜……合而为肠溜。”这里面就有肠瘤,这里指出了肠中的积聚以及肠瘤的发病过程。也就是说邪气,寒与热相搏,邪气久留而内着,就是留的时间比较久了。“邪气居其间而不反,发为筋溜。”也就是说邪气在人体内,居寒热相搏留与肉之间,又来不及消散又没有出路,久留其间而发为瘤。所以它这个说的是外邪在形成肠癌的过程当中的作用。而《素问·六元正纪大论》里面有一段话:“大积大聚,其可犯也,衰其大半而止,过者死。”这段话就有意思啦,就是《黄帝内经》早就已经提出了这个治疗原则。那么这种攻邪而不过于伤正气的治疗原则,至今仍然是中医药治疗肿瘤之大法则,因为《黄帝内经》就是我们中医的宪法。那么治疗肿瘤的大法早就在《黄帝内经》里面就说了,而西医所用的手术和化疗全部违背了这个原则,“大积大聚,其可犯也,衰其大半而止,过则死。”也就是说,攻邪不能伤正!如果攻邪伤正,过犹而不及,反倒可以使病人过早的死亡。你看,很多癌症病人由于动了手术,大量的用到化疗的治疗方法,这是一种攻法,但是呢,正气很容易受伤,“衰其大半而止,过则死。”他们不仅衰其大半,那整个人就被衰死了。好多癌症病人,最后化疗、手术,他不是死于癌症,而是死于癌症治疗过程当中的过度医疗,死于医疗。而在表面上看,那些西医的方法确确实实是在攻癌,但是呢,他却没有掌握“攻邪而不伤正”这种原则,而这个原则早在《黄帝内经》就提出了。

而隋代的《诸病源候论》中有这么一段话:“癥者,由寒温失节,致腑脏之气虚弱,而食饮不消,聚结在内,染渐生长。块段盘牢不移动者是也。”也就是说,腹中的包块盘牢不移,这个呢,其实就是归属在大肠癌的范畴之内,他指出的是它的病因是寒温失节,以致脏腑之气虚弱,所以饮食就不得消,饮食不消就食积嘛,那聚积在体内就是痰瘀,慢慢的就成了这种肿瘤和癌症。所以呀,我们现在人的饮食习惯,热的冷的一起吃,明明在喝汤,却要来一瓶冰啤酒,要来一瓶冰的饮料,长期如此,胃肠脏腑之气虚弱,饮食不消,聚积在内慢慢的就可能成为肠癌。

《证治要诀》这本书里面有这么一段原话:“诸病坏证,久下脓血,或如死猪肝色,或五色杂下,频出无禁,有类于痢。”这个就指出,这种肠癌有类似于痢疾,也是肠癌的一种。类似于痢疾,有一些临床表现。而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朱丹溪在《丹溪心法》中有这么一句话:“人惟坐卧风湿,醉饱房劳,生冷停寒,酒面积热,以致荣血失道,渗入大肠,此肠风藏毒之所由作也。”也就是朱丹溪认为,久坐湿地,或者长期醉酒,或者是性生活过于频繁、长期吃生冷的东西、或者是喝大酒、吃辛辣发物的东西又积热、种种原因导致荣血失道渗入大肠,就是这些离经之血渗入到大肠。那么,渗入大肠之后,久而久之结成块儿,就成所谓的大肠癌。这里叫肠风脏毒,此肠风藏毒之所由作也。

说白了,中医学将肠癌的病因概括为内因和外因。内因包括正气虚弱、情志失调。外因呢,包括了外感六淫以及环境因素、饮食所伤。根本的病机的机制是机体阴阳失调,正气虚弱,湿热火毒郁滞,属于病之标;而脾虚肾亏,正气不足,乃为病之本,而二者互为因果。“由虚而致积,因积而益虚,久则积渐大而体更虚”。所以肠癌的晚期病人,都是身体瘦弱不堪,只要是晚期的肠癌的大多都是属于虚劳类内的这一类病人。好,我们不管它的病因有多少,是内因也好,外因也好,只要他形成了这个大肠癌,我们作为专业的医生就得想办法治疗。那么我们临床当中,有千变万化的各种兼证,也有各种主证的大肠癌,这里我们把它归为了几大类,仍然从阴证和阳证的角度去归纳它,这样比较简单一点,分为阳证、阴证、阴阳夹杂证、平证和虚证这五大类。

阳证呢,如果从脏腑的角度上讲,应该属于大肠湿热或者大肠热毒;从气血津液的角度讲,我们称之为瘀毒互结证。

这种证型的临床表现是腹痛,腹胀,大便泄下,里急后重,大便粘液,或者是便下脓血或大便困难,胸闷口渴,口苦口干,恶心,纳差,小便短赤,舌质红,舌苔黄腻,脉滑数。

这种情况我们得:清热利湿,解毒散结,还要去瘀攻积,行气活血。

我们采用的方剂是:化癥白头翁汤

方药是:白头翁15克、黄连6克、黄柏12克、秦皮12克、木香10克、槟榔10克、枳实10克、败酱草30克、红藤15克、半枝莲15--30克、蛇舌草15--30克、薏仁30克、小茴香3克、桂枝6克、茯苓15克、赤芍15克、丹皮15克、桃仁15克、鳖甲15--30克、大贝15--30克、生半夏10--15克、丹参30克、红花10克、三棱10克、莪术10克、当归10克。

这个方药是由白头翁汤加桂枝茯苓丸再加活血化瘀的药所组成。里面白头翁汤本来是治疗热毒痢疾的,但是这个大肠癌属于大肠湿热的,仍然可以用白头翁汤,以凉血止痢,清热解毒。另外用了败酱草、红藤、半枝莲、蛇舌草来清热解毒抗癌;用小茴香引经到腹部;桂枝茯苓丸来软坚散结,用鳖甲、大贝、半夏来软坚散结。而小茴香和桂枝是温药,而这里是大肠湿热,为什么还能用小茴香和桂枝呢?因为小茴香只有3克,桂枝只有6克,很少。而清热解毒的药用了很大的剂量,有半枝莲、蛇舌草、红藤、败酱草、白头翁、黄连、黄柏、秦皮等,全部都可以清热。所以,在大量的清热药当中,佐以少量的温药完全没有问题,而且还可以反佐其清热太过。这里的小茴香仅是个引经药而已,根本不是用他的温性来治这个病,是取其引经的作用。

好,我们看一下阴证

阴证,从脏腑的角度讲,是脾肾阳虚型;从这个气血津液的角度上讲呢,它属于寒痰凝滞。那么脾肾阳虚主要症状有哪些呢?久泻久痢,面色苍白,形体消瘦,怠倦乏力,或腰膝酸软,畏寒肢冷,腹部冷痛,喜温喜按,五更泄泻,舌质淡胖或有齿痕,舌苔薄白,脉沉迟或沉细。

这种情况呢,我们得:温肾健脾,消癥散积

代表方剂:四神黄土汤

方药是:灶心土30克、附子10克、炒党参15克、炒白术15克、茯苓15克、甘草10克、补骨脂15克、吴茱萸15克、五味子10克、肉豆蔻10克、鳖甲30克、生半夏15克、生南星10克、陈皮15克、小茴香3克、桂枝10克、丹皮10克、赤芍10克、桃仁10克、红花10克。这个呢是由四君子汤加四神丸再加桂枝茯苓丸,再加软坚散结之品所组成。目的是为了健脾、温肾阳、软坚散结、标本同治。

好,我们看一下第三种证型:阴阳夹杂证,你也可以说是寒热夹杂证。

这种情况呢病人会表现腹胀、腹痛、下利、赤白相间,久治不愈,有的还兼见口干口苦,他却畏寒怕冷,也就是说,他具有寒热同时存在的一些临床表现。舌红苔腻,脉弦弱或者脉弦数。你看他脉弦数他还怕冷,怕冷他还口干口苦。脉弦弱或者弦数,但是沉取无力,他是一种阴阳夹杂、寒热夹杂的这么一种证型。

代表方剂:化癥乌梅丸

方药:乌梅30克、附子10克、细辛10克、干姜15克、黄连15克、当归10克、花椒10克、桂枝10克、人参10克、黄柏10克、生半夏10-15克、鳖甲15-30克、茯苓15克、丹皮10克、桃仁10克、赤芍10克、陈皮15克、红花10克、丹参30克、小茴香3克。

这里面运用到的黄连、黄柏是清热的;附子、细辛、干姜、桂枝、花椒是温阳的。所以他是阴阳平调、寒热平调、阴阳夹杂的这么一个证。

而乌梅丸是《伤寒论》里的经方,它的应用特别的广泛,大学教材里面把它归为驱虫剂里的安蛔止痛药,那简直就是管中窥豹。乌梅丸之应用,上可治口腔溃疡(上热下寒的口腔溃疡)、心脏方面的疾病,中可以调脾胃肠道,下可以治痛经、精索静脉曲张等等。乌梅丸既可以加减化裁治疗大肠癌,也可以治疗肠息肉,久治不愈的寒热交错的肠炎等等。但凡是上热下寒或者寒热交错的证型,无论它的临床表现是什么病,都可以用乌梅丸加减化裁。

化癥乌梅丸治疗阴阳夹杂证之大肠癌,以乌梅丸调其阴阳、平其寒热,以半夏、鳖甲软坚散结,以丹参、红花、赤芍、丹皮、桃仁活血消癥,里面还包含了桂枝茯苓丸的成分,另外也有小茴香作为引经药,将这些软坚件散结、活血消癥的药直达病所,标本兼治,调阴阳、平寒热,化癥消积。

好,我们再看一下平证。

这个平证呢,既不偏阳证,也不偏阴证,也没有化癥乌梅丸的阴阳寒热错杂的这种证型,不热也不寒。这种情况呢,我们运用的方药是膈下化癥汤。也就是我们刚才讲大肠癌的引入的病案当中,就是用膈下化癥汤加减化裁的,也就是膈下逐瘀汤合桂枝茯苓丸加减而成。

方剂:膈下化癥汤

方药为:小茴香3克、桂枝10克、茯苓10克、丹皮10克、赤芍10克、桃仁10克、红花10克、丹参30克、生鳖甲15-30克、生半夏10-15克、生鸡内金10-15克、大贝15-30克、陈皮15克、三棱10克、莪术10克、枳实10克、红藤15克、败酱草30克、蛇舌草15克、半枝莲15克。

这里仍然用到了红藤配败酱草,由于里面有桂枝茯苓丸的桂枝和小茴香做引经药,而小茴香和桂枝是温性的,那么红藤、败酱草、蛇舌草、半枝莲,他们是凉性的。虽然说他用于平证,但是在小范围内还用到了寒热平调,但是并没有像化癥乌梅丸这样用大辛大热和大苦寒之品,这是有所区别的。

最后一种证型:虚证

虚证是气血阴阳俱虚,还是回到了我们刚开始的病案。病人来的时候是当虚劳治的,我们的代表方剂是十全五仙汤。十全五仙汤我们在每一种肿瘤的最后一个阶段,都是用的这个证型和方药,在这里我们就不多讲了,回过头去看第一节课的十全五仙汤。

另外呢,由于大肠癌包括结肠癌和直肠癌,如果说出现了直肠癌,这个肛门坠胀灼热的,这个兼证可以用槐角地榆丸加减;

如果在直肠癌的后期出现了气血虚弱,肛门坠胀甚至脱肛,这个时候我们可以用补中益气汤或升陷汤来加减化裁来配合治疗

大肠癌的早期,有可能会没有症状,或者仅仅只是排便习惯的改变。而中晚期可以出现便血,这个血的颜色可能是鲜红色,也可能是暗红。如果说血是鲜红的,而口苦,苔黄腻,脉数的话,属于肠道湿热。这个时候呢我们可以选用地榆散或者槐角丸,可以用地榆、茜草、甚至大黄炭、荆芥炭、侧柏叶等这些药。对于虚证还可以用仙鹤草。

如果出的血是紫色的、紫暗色的、黑色的,腹部会出现隐隐作痛,神疲懒言,舌质淡,脉细,多属脾胃虚寒。这种脾胃虚寒的,需要止血的话,我们用黄土汤来加减;

如果出血时间太久,脾气虚,气不统血,我们用归脾汤进行加减;

如果是出现了腹胀、绞痛,类似于西医所说的肠梗阻,腹胀啊、绞痛啊,有肠鸣音呀、便秘呀、呕吐呀、不排气呀这种情况。如果是阳明腑实证,可以用大承气汤;如果是肠道津亏,可以用增液承气汤;如果是肝郁气滞,气滞性便秘,可以用四磨汤、五磨饮子、六磨汤来进行加减化裁;如果是气虚型的,可以用黄芪汤;如果是热毒蕴结于肠引起的,可以用大黄牡丹汤。大黄牡丹汤也是在临床当中用于治疗很多肠梗阻,特别是一些急性阑尾炎,甚至用大黄牡丹汤或许可以不用动手术。

好,下面我们看一下大肠癌的针灸治疗。

大肠癌的治则:如果是热证的,也就是说阳证的,我们以清热利湿为主;如果是阴证,我们是以以温脾化湿为主;如果是久痢的,我们是以以补益脾胃为主。

以取手足阳明经穴为主,阳明经为多气多血之经,而且大肠本来就属阳明,热证用泄法,寒证用灸法或补法。

穴位:合谷、天枢、上巨虚、中脘。

由于病变部位在大肠,所以取手阳明大肠经的原穴合谷,大肠的募穴天枢,大肠的下合穴上巨虚,而中脘呢又为腑会,大肠又属腑。那么用这些穴位来调畅阳明腑气,调理肠络之气血,气调则湿化,血行则痢除。正所谓“行血则脓血自愈,调气则后重自除”。

如果是湿热呢,我们加曲池、内庭泄阳明热;

如果是寒湿呢,气海、中脘加灸;

如果是寒热交错型呢,我们曲池、内庭、中脘、气海都加;

脾气虚呢,加脾俞、胃俞;

肾阳虚呢,灸关元、命门;阴虚呢,我们可以用太溪、复溜、三阴交;

夹瘀血的,加血海、膈腧;

对于痰湿较重呢,我们还可以加丰隆、阴陵泉,这两个穴位配起来类似于二陈汤化痰湿。

对于久泻久痢的呢,中脘、脾俞、天俞、三焦俞、大肠俞、足三里、三阴交,全部加灸;

对于大便带血的呢,如果是病因由于阳明有火,取内庭、曲池;如果脾不统血呢,取隐白、脾俞。

好,关于大肠癌我们就讲到这里,大肠癌包括了结肠癌和直肠癌,那么,下节课我们就可能会讲到淋巴癌。

那么这节课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搜索建议: 张胜兵《攻癌救命录》之大肠癌  大肠癌  救命  
内科

 胆结石奇效秘方 转载自九哥

一、排石汤方:金钱草30克、柴胡10克、郁金12克、青皮10克、广木香6克、枳壳10克、莱菔子15克、黄芩12克、鸡内金10克、赤白芍12克、生大黄10克、虎杖...(展开)

kuaihz.com